返回
首页

带着青山穿越

m.xbiquge6.net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阿罗汉无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冥月升了又落,黄沙落了又起。

    这冥界天空阴沉昏黄,黄泉路更是唯有孟婆庄一户阴司之所。

    过往阴灵来去,皆在此处落脚。

    转眼间,李天生在这方世界已经待了三年。

    三载光阴,他看遍了冥界风光,到过冥界深处,入过阿茶闺房,也曾处阴入阳,见过人间风景。

    收集了不少这方小千特有的灵药,也在天涯海角垂钓特有物种。

    更是见惯了各种阴灵百态,无论生前多么风光,如何强大,到了冥界,只剩一缕孤魂,便再掀不起风浪。

    只能乖乖喝孟婆茶,忘却前尘,抛却过往,到冥界深处接受审判,善者重新转世,投入良善人家;恶者经受惩罚,待洗清一身罪孽,重新转世投胎。

    负隅顽抗,想要在鬼中雄的存在,尽数成为孟婆腹中之物。

    即便是再凶猛的恶鬼,都不及孟婆一吞。

    黄泉之主孟婆的名头从三年前开始,变得更加恐怖,名头只追冥王阿茶。

    便是冥界最强的阴差,提起孟婆,也是肃然起敬。

    不少到孟婆庄办差的阴神,都忍不住在迈入大门的刹那,身子不停抖动。

    悸动的心,颤抖的手。

    恐慌的魂。

    无处安放的慌乱。

    也正因为孟婆因为凶残的实力而更上一层的凶名。

    这三年来,闹事的阴灵越来越少,到如今已经没有一个刺头。

    即使再多的不愿,面对魂飞魄散的威胁,也只能装作很乖的模样,老实地喝一碗孟婆汤,跟随阴差离去。

    只是这一天,孟婆庄的气氛极为诡异。

    安静得可怕。

    因为有活着的生人进入冥界,在孟婆庄停留,开口向孟婆讨要路引。

    而来人一身白衣,面容肃穆中透着几分温润的柔和,见人对答之时,双手合十,自成无名。

    早在这个男人进入孟婆庄开始,就有所猜测的李天生,闻言眉毛一挑。

    “无名?”

    “这也就是那位阿罗汉到了!”

    起身离开房间,李天生迈着步子,不急不缓地来到大堂。

    此刻的孟婆与无名因为话不投机,已经开战。

    疯狂搏杀在一起。

    看着这一幕,李天生眉毛再次一挑。

    原著中,最后的孟婆不敌无名,被阿罗汉之血杀死,三七小小年纪,就幼年丧母,只能被迫走马上任,担任孟婆一职。

    而现在……

    看着被孟婆压着打,逐渐没有还手之力,还阿罗汉之血都不能伤孟婆分毫的场面,李天生莞尔一笑。

    少了一场悲剧,三七也能专心帮他培育花种。

    还能挽救孟婆性命。

    何乐而不为。

    至于阿罗汉的请求,在李天生眼里,也不算什么。

    “既然他心中早就已经做了决断,你送他入冥界,面见阿茶便是,或许这便是他的因果,如今他甘愿应劫,你便送他一程就是。日后,你免不了要与他打交道。”

    李天生的话,令孟婆一愣,下意识地答应,随后反应过来,看了一眼脚下的阿罗汉,慢慢移开莲足,一脸若有所思。

    至于阿罗汉无名,震惊地看着站在楼梯上的李天生。

    他自认强大,不想今日连遭打击。

    传说阿罗汉之血,可杀孟婆。

    他修成阿罗汉之身后,直入冥界,就是为了向孟婆讨要路引。

    也好顺利进入冥界。

    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阿茶。

    可如今,先是被孟婆教训一顿,出手间展现的实力,令自己感到绝望。

    后又有眼前这神秘男子,不知何时就已经出现在楼上,偏偏自己一无所觉。

    在他眼里,对方平平无奇,普通得跟阳间凡人,没有丝毫差别。

    偏偏对方就站在那里,令自己的元神之力探寻不到痕迹。

    好像对方本该就在那里,一直就在那里,与整个孟婆庄都浑然一体。

    往常引以为傲的佛家元神之力,沦为尘埃,在对方面前彻底无用。

    苦笑一声,无名双手合十,一时低头无言。

    思绪慢慢飘远,过往的记忆,漫上心头,他笑得一脸灿烂,藏着无尽怀念。

    ……………………………………………………………………………………

    那一年。

    桃花开满山坡,满山粉色,香飘十里。

    自己还是那个俗家那个少年郎。

    芝兰玉树,丰神俊朗。

    喜欢穿着一身白衣,在春日里,坐在桃花影落的山头,默默地焚香、弹琴。

    修身养性,尽寄山情。

    直到有一日,一个面若桃李的姑娘来到桃山。

    静静地听自己弹琴。

    站在桃林中,默默看着自己,笑若春风,沁人心脾。

    一身红衣比桃花还绚烂,像是初日漫天的晚霞,美不胜收,令人一眼难忘。

    彼时,自己年少。

    不知何为一见钟情。

    只想要能日日都能看上这位姑娘一眼。

    每日里更加殷勤地在来往于家中与桃山之间,在桃花亭里弹琴。

    只是与往日不同,琴音里多了几分期待。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在日暮黄昏时候,终于还是被他等到了。

    那位红衣姑娘再次出现,静静地听他弹琴,默默地笑。

    山风轻拂,桃花芬芳,山水相合,琴音飘荡高山流水间,林中一对男女,相视一笑,岁月静好。

    随着时间的流逝,日日相处的男女,渐渐开始交谈。

    由音律之学,到天文地理。

    越聊越投机,心生爱慕,互许终生,便成了水到渠成的事情。

    只是人神之恋,向来无法善始善终。

    少女最终不得不因为身份的缘故,回归冥界,主持大局。

    临走之时,将定情的古琴一同带走。

    只留给少年一个决然无情的背影,和一句冷硬的结语,回荡桃山。

    “忘了我吧!”

    只剩下少年肝肠寸断,心伤吐血,痛彻心扉。

    只是,少年不甘。

    更不愿就此放弃。

    他想要讨回古琴,更要向少女讨个公道。

    三日后,解决俗事的少年,正式在一方古刹出家,法号无名。

    终日长伴青灯佛,常年唯做洒扫僧。

    无名潜心修行,终于在经历数十载后,顿悟成道,修成阿罗汉之身。

    在三百年一遇的阴阳日,黄泉起大风之时,

    他,只身赴幽冥,作客孟婆庄。

    想要向那位少女阿茶,讨个说法。

    更想要,日夜陪伴在对方身边。

    哪怕明知此举会道途尽毁,从此沦为幽冥人,也无怨无悔。

    只因当初心动,自此佛心难安。

    甘入地狱,常伴身侧。

    哪怕仅是远望一眼,奉为主上,日夜朝拜。

    ………………………………………………………………………………

    黄泉路。

    孟婆庄。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

    无名双手合十,眼角有晶莹滑落,心绪复杂地呢喃一句,

    “送他如冥府,寻阿茶吧!”

    李天生吩咐一声,径直转身离去。

    只剩下无名,猛然间抬头,呆愣地注视着李天生远去的背景,双手合十,恭敬地鞠上一躬。

    随后,转身跟着孟婆离开。

    黄沙漫天,渐渐淹没两人身影。

    只剩下小三七,抱着栽种彼岸花种的花盆不离手,使劲儿地用鼻子嗅着空气中多出的甜香。

    口水直流。

    饥肠辘辘。

    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蓦然间觉得自己……很饿!

    咕~~!

    努力地翕动鼻子,小三七在孟婆庄内到处寻找香气飘来的源头。

    柱子后、灶房内……

    最后,在一张蒙布的桌子底下,逮到了躲在里面,害怕得瑟瑟发抖的小长生。

    男女主初次相见。

    一个使劲望对方身上蹭,不时地露出舌头,在小长生身上舔一舔,一脸陶醉,口水直流。

    一个害怕地不断往后退,直到靠在一跟木柱上,退无可退,只能任由眼前这个令人害怕的丑丫头,用舌头舔自己,嘴里说着什么要吃了自己的话,吓得眼泪汪汪直流。

    “师傅,这里太可怕了,长生要回家!”

    “好香!好香!小娃娃,你别跑,乖乖让我咬上一口,一口就好!”

    房间里,李天生冷眼看着大堂内的闹剧,早在小长生刚刚进入孟婆庄,他就发现了对方的足迹。

    所以,才会将孟婆支开,让她送无名入冥界。

    为的就是让男女主有机会相遇。

    毕竟,既然到了这方世界,自然要把握看戏的机会。

    有条件,就顺势而为,没条件,也要创造条件。

    “长生,该回去了!”

    阴间之门快要关闭时,随着白光一闪,一名仙风道骨的白发老道忽然进入孟婆庄,抬手制止了小三七追着小长生不放的举动,抱着长生,对着小三七和善一笑,转身踏步,走出孟婆庄,化为一道白光,随风而返,朝着逐渐闭合的阴阳通道飞去。

    转瞬就消失不见。

    只剩下三七独自一人坐在庄前的台阶上,将花盆放在地上,用双手托着下巴,盯着两人远去的方向。

    砸吧一下嘴巴。

    露出意犹未尽和遗憾的傻样。

    “好吃!”

    “好香!”

    “好可惜!”

    房间内,白发老道出现的刹那,李天生手指微动。

    他知晓,这是三七生父,曾诓骗孟婆的负心人——陈。

    忍着自己出手灭杀对方的冲动,李天生放任对方离去。

    如今还不是这渣男授首的时候。

    只有最后关头,男女主一场流传千古的真情虐恋,一死一生,方能令彼岸花种真正觉醒。

    恢复如初,成为一株真正的先天灵根。

    却是因为彼岸花本就是情爱之花,相思之种。

    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

    花叶永不见。

    唯有真情浇灌,法则注入,方能真正花开彼岸。

    情之所钟者,不惧生,不惧死。

    不惧分离。

    世间万物,唯情不死,即为长生。

    这便是彼岸花代表的大道法则。

    届时,再将陈拾交给孟婆,由对方亲自出手结果为妙。

    一切因果,因其而生,自该因其而灭。

    ………………………………………………………………………………

    原著中曼珠沙华的种子是由阿罗汉无名送来的,血海这里做了改动。

    本来彼岸花就是冥界之物,应该在冥界更为妥当。

    而三七本应该在成年以后遇见幼年长生,笔者这里也做了变动,改为他们在幼年相遇。

    另外,长生乃是三七昔年丢失的一缕精魂,被陈拾偷取,藏于灵木之内,因为时间孕育得久一点才能化为人形。

    即为三百年,化形出来的模样应该与三七相当,都是幼童之身。

    同样,应该跟三七的成长期差不多。

    仅是个人浅见,哈哈哈,不喜勿喷哈。

上一章 目录 强烈推荐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