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笔趣阁手机版

m.xbiquge6.net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3章 我所的对不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来人长着一张被毁容的脸,面目狰狞,但是笑起来又相当的怪异,他的功夫也是相当不错,完成任务,一个闪身就从窗户跳了出去,完全不给沈风机会。

    沈风眼神一凝,加快速度追了出去。

    他一路施展神降狂奔,不消片刻,已经拉近了自己和对方的距离,没有任何犹豫,右掌挥动,把体内的炁化为一道掌风打了出去。

    掌风划破长空,以雷霆之势奔袭。

    眼看着就要打中对方,男子猛地停下脚步,一掌拍了出去,瞬间就把沈风的炁化解。

    就是这么一个耽搁的功夫,沈风已经追近,使出暴雨百烈拳,他的拳头如同狂风暴雨,不断的倾泻。

    男子双手护在身前,却丝毫没有慌乱,反而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容,整个人处于近乎巅峰的状态。

    “还不够,在用力点,你没吃饭嘛!”

    男子很狂,在于他确实很强,沈风看在眼里,震惊之余,心里开始不住的盘算起来。

    他这一招,可完全没有留手,体内的炁源源不断,如果换成一般的好手,就算是同样懂得发劲,也不至于如此轻松。

    换句话说,对方实力高于自己,所以才能从容不迫。

    短短一招,沈风已经判断出形式。

    对方只是来杀人灭口的,避免泄露信息,对方并不想弄死自己,否则以他的实力,根本就用不着跑路。

    想通了这一点,沈风暴喝一声,打出最后一招神爆。

    他一指点在男子手臂,随后一个翻身,猛地落在身后五米处。

    男子微微愣了一下,片刻之后,手臂爆开一道极小的口子,渗出一丝丝血迹,不过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大碍。

    他擦了擦手臂的血迹,哈哈大笑道:“有点儿意思,我还真有点小看你了,能让我受伤,你已经足够骄傲了,可惜上头有命令,不能弄死你,否则的话,我还真想看你临死前挣扎的模样,那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快乐的事!”

    说完,男子眼神一凝,全身气息暴涨,只是一瞬间,他就冲到沈风面前,速度之快,就连沈风都没看见他的动作。

    下一秒,男子右掌平推,按在沈风的胸口,掌心微微泛起白色的光泽,一道难以形容的气息涌入他的体内。

    沈风全身剧震,整个人被震飞出去十米开外,撞在路边的护栏上,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

    对方说的没错,以他的实力,确实一招就能弄死自己。

    男子缓缓走到沈风身前,冷哼道:“我躲开,不是因为我怕你,而是怕忍不住杀你。”

    沈风吐出一口血水,看向男子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男子呵呵一笑,扭曲的面孔变得极其难看。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以你现在的实力,连踏入我们的世界的资格都没有,更不要说跟我们斗,安心的做一只蝼蚁即可,你可以叫我鬼面,我的任务只是监视,如果你执意要追查真相,最终不仅会坑害你,还会害了你周围的人,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鬼面冷笑一声,加快速度离开。

    沈风缓缓站起身,眼中满是凝重的神色,出道至今,他还是第一次碰到如此强劲的对手。

    就算是师伯血牙,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

    此时此刻,沈风才感觉到自己的弱小,没有强大的实力,只会任人宰割,甚至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沈风第一次生出要强大自己的念头。

    重新回到酒吧。

    沈风走进二楼,满屋的小弟已经一哄而散,只剩下阿刀孤零零的躺在地上,以及虎爷冰冷的遗体。

    沈风解开徐中利,问道:“徐律师,你怎么样,要不要紧。”

    徐中利摇头道:“我没事,风哥,我们现在怎么办,这群人是有备而来,我看他们绝对不会善摆甘休。”

    沈风同意徐中利的看法,光是躲在暗处的鬼面,就足够他吃一壶的,对方肯定还有后续的动作。

    只是他实在想不通,究竟是什么人下的手。

    自己的对手虽然多,但基本都在外面,最大的对手右丞相,暂时也因为自己的身份偃旗息鼓。

    “这件事,我得调查清楚,虎爷就是一个马前卒,算不上什么东西,这几天你好好整顿一下,多增加一点人手,比赛前还有一点时间,我会尽快找到他们。”

    沈风扫了一眼阿刀,走到他的身前,沉声道:“你现在已经被放弃了,如果我离开,你绝对活不过今天,我问你答,这是你唯一活命的机会,听懂了没有。”

    阿刀不想死,只能点头道:“风哥,你尽管问,只要是我知道的,我一定一五一十的全部交待。”

    “究竟是谁让你们来的,刚才袭击虎爷的是什么人。”

    阿刀想都没想,回道:“我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虎爷是龙爷的手下,应该是龙爷排他过来的。”

    “龙爷,他又是什么人?”沈风追问道。

    “龙爷叫张龙,他是海洲人,掌控着海洲最大的组织金龙会,拥有海洲东,南,北,三片地盘,其他的我真不知道。”

    海洲?

    沈风想起了东天王江海源,自己答应帮他搜集总管的罪证,正好借这个机会,到海洲去谈一谈虚实。

    不过当务之急,必须要瞒过鬼面,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的行踪,唯一的办法就是来一招漫天过海,让鬼面跟丢自己才行。

    想通了这一点,沈风凑到徐中利耳旁,小声说了几句,徐中利连连点头,表示明白,一定会办妥。

    ......

    同一时间,明镜山,紫薇湖凉亭。

    这座山远离城市的喧嚣,隐藏在北疆的林中深处,虽然看似与世隔绝,但是环境绝美,该有的基础设施一样都不少。

    此时林雪见正坐在凉亭中,看着微波荡漾的湖面,心中格外的宁静,虽然这里很不错,但她也有自己的烦恼。

    风谷这个人实在是太殷勤了,自己多次暗示拒绝,他还是我行我素,完全不顾及自己的想法。

    而且最重要的是,宋医生一早就不见了,连声招呼也没打,如今自己等于是被捆在这座美丽的深山里。

    虽然不缺吃喝,甚至还有佣人照顾,但总感觉不自在。

    林雪见还在乱想,一道人影缓缓的走了过来,正是风谷,他手里端着一晚药,笑眯眯的看着林雪见道:“雪见,喝了这碗药,千年雪灵芝做的药引,外面根本就买不到。”

    林雪见点点头,一口喝下。

    “风先生,我什么时候能回去,公司里还有很多事要做,我不能一直闲着。”

    风谷接过碗,摇头道:“不着急,宋医生说了,就算喝了药,也还得继续调理一年半载,不信你摸一下心脏下面三寸的地方,如果还有剧烈的痛感,暂时就不能厉害。”

    林雪见听到这话,轻轻按了一下,顿时全身剧痛,脸色发白,就连心跳的速度都在加速,好半天才缓过劲。

    “雪见,你看到了吧,不是我要留你下来,而是你的身体不允许,再说我这里可比外面美多了,也适合静养,你的公司不用担心,以我们风家的财力,绝不会让它倒闭。”

    林雪见虽然感谢风谷,但真要留个一年半载,不仅她自己着急,沈风肯定更要急疯了。

    “风先生,那能不能给我一部手机,我好随时跟我老公联系,我怕他找不到我,会担心我。”

    风谷噢了一声,看向林雪见,沉声道:“沈风,燕京沈家的人,具体身份不明,对外宣称是老爷子的关门弟子,他和沈家的三朵金花关系匪浅,根据我的推测,他不单单是关门弟子,更应该是沈家血脉,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over-->

上一章 目录 强烈推荐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