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笔趣阁手机版

m.xbiquge6.net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六章 见太后药剂控制 进梦境原真是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羁的黑色裤脚刚跨进内殿,就让几个站旁伺候的小宫女太监,都直了眼。

    “老佛爷,人到了。”

    依旧怀抱着小京巴的漫不经心皇太后,走到明黄色塌前,将这小京巴放下。抬头只扫了一眼,就忍不住又多给了几分关注,偶尔还要多看几眼。

    只是见对方修长挺拔的身形,完全没有躬身矮下行礼的意思,她特意挑了眉,脸上显现出不悦,摆了脸色。

    禄亲王会识脸色,马上又攀附到皇太后耳边,说起小话。

    “老佛爷,他是外来人不懂宫中规矩,主要他们这些世外高人,都有些怪癖,俗礼能省则省吧。”

    “说的也是,但是他说的那什么药要没有用处,就要立马治他一个欺君犯上之罪。”

    皇太后两眼还不住盯着打量这个所谓外来者,又是她不讨厌不喜的奇装异服,可与此同时又忍不住心里啧啧赞叹着,这眉眼长相,自带一股勾人的味道。

    她心里此时也稍稍打了别的算盘。

    这就算是个江湖骗子,留在身边也能偶尔愉悦一下身心。

    谁知道她心里的小九九正打的好好的,这男人突然满眼含笑,如沐春风的走上前来,优雅的半蹲下身,行了个奇怪的礼节,在皇太后甚至禄亲王惊讶的目光里,缓缓举起皇太后保养得宜的一只手。

    皇太后自己都被惊呆了,忘了反抗,便任由其捉住自己的一只手,托举到他眼前,随后便是深深的一吻。

    一切都来的太突然,又太不可思议。

    “放,放肆!”

    缓过神来之后,皇太后神色慌张,却略带羞涩的将自己的手火速抽走。

    “奴,奴才罪该万死!”

    禄亲王见皇太后恼怒,马上腿肚子一软,头埋的极其低,跪在地上请罪,而这事件的肇事者却保持着一贯的微笑,根本不以为意,依旧好好的站着,只用他那双深邃的眼眸注视着皇太后。

    皇太后将那只“被冒犯”的手,护在怀里,有些看不透的又掺杂着疑惑不解的盯着这个,从头到尾直视她的奇怪男人。

    他那摄人心魄的笑,好像能看穿看透一切,包括她自己空虚卑微的内心。

    她情不自禁深情盯着这双看不到底的眼眸,仿佛时间静止。

    明明已经过了深秋,却突然感觉自己如同置身在温暖的春日阳光里,耳边有潺潺溪水叮咚流淌,春风带着飞往的红色蒲公英飞扑到面上,痒痒的,柔柔的。

    她还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女,牵着一个眉目如画的少年人的手,就在那一望无际的青青草地上,欢畅的跳跃着奔跑着,玩闹着,追逐着。

    她可真是开心的要晕眩了。

    “呵呵呵呵,呵呵呵!”

    禄亲王听到这不寻常的开怀笑声,再一抬头,只见平日里阴骛不露声色的皇太后,正痴痴的一个人在这偌大的殿内,虚无的怀抱着什么,转圈圈般的快乐起舞。

    而他带来的名医,则不慌不忙来到那新式留声机前,放上了可让黑色胶片继续快速左转的针。

    晃晃悠悠之间,皇太后最爱的唱段便又很快,充斥在整个殿内,余音绕梁。

    “你们都下去吧,我要给皇太后施药,不方便有这么多外人在场。”

    几个小宫女面面相觑一番之后,又看了眼还在自娱自乐,完全沉浸在另一个世界的皇太后,很有些为难,不敢随意移动脚步。

    “怎么,耽误了治疗,落下什么病根儿你们担的了责任?”

    此话一出,几个小太监宫女都唬住了,连忙直呼着“奴才,奴婢不敢!”

    一个个是脚底抹油,遛的快的很,生怕跟自己扯上什么关系了,要倒霉。

    此时长跪不起的禄亲王,战战兢兢,偷眼用自己余光查看了几次,终于是发现了异样,站起身,用袖子擦了擦额前吓出的不少汗水。

    他指指不大对劲的皇太后,小声问了句。

    “先生,这老佛爷是怎么了?”

    “禄亲王助我光兴会这么长时间,是时候给您送一份大礼了。”

    男子说话时自带的一份掌控一切的气场,和不把众生放在眼中的倨傲,让禄亲王都不由得矮半分身子去谄媚迎合。

    “是什么?”

    他问的小心翼翼,因为他知道这个年轻男人可不是像他看起来的温温尔雅的面相一样,无缘无故给好处的主儿。

    他此刻并没有马上发话,而是默默从自己内衣兜里掏出一个小小的金属制盒子。

    然后用他那修长灵动的手指,轻巧打开那盒子,里面赫然躺着的是一个注射器,玻璃的质地,长长的银针,少许的溶液装在里面,被拿起之后,晃荡着折射着不同光线。

    他手上拿起注射器,略略将其后的助推器向上推了推,那枕头的部分很快有一些液体呲了出来。

    他很满意,径直走向皇太后,再次拉起她的手,假意的随着一起舞动了几下,便慢慢引导着让她坐到一旁的塌上。

    小京巴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毛发都略抖动起来,它很害怕,可根本就叫不出声,连发出小声“呜呜呜呜”的悲鸣都做不到。

    原来这李德喜怕皇太后听见狗叫心烦,干脆就把这小京巴给毒哑了,犬齿也磨平了,生怕其咬人。

    它太小了,这凤榻离着地面的高度,对它来说太高了,它不敢跳下去,只能不知所措继续在榻上提溜打转。

    还好这皇家的榻够大够宽,最后它便远远蜷缩在一个角落,惊恐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将皇太后扶着坐下之后,他如吸血鬼般痴痴盯着其竟没有一丝颈纹的脖子,随后便用力一扎。

    注射器内液体被缓缓推入其体内。

    药物的作用,让她从原本有些亢奋的状态里解脱,很快昏睡过去,直挺挺躺了下去。

    “先,先生,她这是,这是怎么了?”

    禄亲王见人就这么直挺挺的倒下了,吓得语无伦次。

    这皇太后真要就这么死了,他可难辞其咎,这宫里这么多人都看到他进了永寿宫的,到时候他李珩在朝堂上揪着不放,他可真就凉凉了。

    “禄亲王,你不是一直想要这老妖婆死吗?怎么现在怕了?”

    听着对方极尽嘲笑的不屑口吻,禄亲王有些慌张的四下张望,生怕这流言传出去。

    “先,先生,话可不能乱说!”

    “怕什么,只要控制了这老妖婆,谁敢动你?”

    “控制?”

    禄亲王蓦然看着手里突然多出的那个金属小铁盒子,有些出神。

    “这药剂,是我精心研制的,比那先前的小红丸厉害多了,最主要的是,它能迷惑人心智,使人出现幻觉,如亲临极乐世界。有了这个,不用借助太多外在的力量,就能达到控制人心智的作用。”

    “我知道,这么多年,你被一老女人踩在脚底下,还有个什么和亲王,处处与你作对,心有不甘,现下有个这个,控制朝堂,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摄政王之位,离着还远吗?”

    禄亲王越听越上头,激动的眼前甚至已经控制不住的出现了自己在朝堂上,一呼百应,指鹿为马的盛况。

    见他脸上露出如痴如醉的表情,呵呵傻乐,李斯翰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基本成功了。

    无论在哪个地方,现实虚幻,欲望永远是人心中的无底洞跟恶魔,无尽追求它的人,最后的结局便是注定是被欲望之花吞噬。

    而他李斯翰只使用的小小手腕,他不过是在他们耳边,唤起她们的欲望罢了。

    “回来了?”

    小橘压着人刚进院子,就看见孤身一人坐在门前的顾维均,还没有走。

    “进去!”

    小橘没理,将人往前一推,径直掠过。

    “我认得你!你就是当年阿瑜从大街上捡来的那个奇怪的小丫头!”

    小橘终于停下脚步,认真打量他一圈,拧着眉毛。

    顾维均心底有些小小雀跃,想着或许可以从她嘴里掏出什么。

    “你认错人了。”

    谁知道小橘下一秒,又是面无表情,凉薄的口气,直接否认。

    “不可能,你就是那个小丫头小橘,我认得你脸上胎记!”

    “这个?”

    小橘摸摸自己额角的花瓣形小胎记。

    “就是这个。”

    顾维均点头确认。

    他刚点头确认,小橘就突然从自己腰间摸出匕首,寒光一闪,顾维均本能后退闪躲,哪知道这一刀根本不是针对他的,而是小橘自己生生划在了自己脸上。

    殷红的血迹沿着眉骨,眼眶,慢慢流到嘴边,她也并不在意。

    她那特别的胎记,此时已经是血肉模糊,被她心狠一刀给划的完全看不出来。

    “呀!”

    “你!”

    听到院子里的动静,里面的人也打开门,出来就见这血腥场面。

    “怎么了这是?”

    袁蝶衣急忙拿自己的帕子出来,给小橘擦脸,小橘却婉言谢绝,直直盯着顾维均,又慢慢一字一顿重复了那句。

    “你,认错人了。”

    顾维均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回了自己的院子。

    夜半,乔锦心又做起了噩梦,她梦见自己发了疯,杀红了眼,一路把邱筱宁逼上了天台。

    只最后关头,她正欲动手之际,一声“喵呜!”的猫叫划破宁静,她似乎清醒了不少。

    同样的,小橘当晚也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梦见自己成了一只橘黄色的猫,游走穿梭在奇怪的地方。

上一章 目录 强烈推荐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