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笔趣阁手机版

m.xbiquge6.net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五章 被抓包哭闹做戏 不信任提出警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放手,放手!”

    嘈杂声中,乔锦心缓缓睁眼。

    朦胧间,一高一矮的两个身影争执不下,只有袁蝶衣一人孤零零站着,一直守在一边。

    “大人你醒了?”

    一声惊呼,终于是吸引住了两人的注意力,也平息了干戈。

    “你醒了啊!”

    那娇俏的身影先一步来到床边,骄纵蛮横的挤走袁蝶衣,死死握住她的手搁在脸颊处。

    小橘不客气上前,一把将其拉开,扔到别处,自己则关切俯下身,皱眉查看乔锦心状态。

    “还有哪里不舒服?”

    “这么粗鲁干什么,她还只是个小姑娘。”

    乔锦心挣扎着用手肘将自己整个身体撑起来,目光看向远处,尚还虚弱的柔声问摔在地上的人。

    “摔疼了没有?没事吧?”

    这一句关心,顿时又让地上的人多了几分恃宠而骄的底气。

    她也不装柔弱,一骨碌爬起来再次来到床前,貌似天真望着乔锦心。

    “大人,你要不要紧啊,还难受吗?”

    “咳咳咳,不碍事。”

    “醒了?”

    顾维均正端着汤药进屋,见人已经坐了起来,也是喜出望外。

    只是刚接近几步,就被小橘站前,用身躯防的严实。

    “什么意思?”

    被为难至此,顾维均有些恼怒,也只敢言语冲撞。

    虽对方瘦弱,可他刚见识了其力量速度,实力不容小觑,真的打起来,他未必是对手。

    “你,还有你这所谓侄女,都离大人远一点。”

    小橘的口吻是命令式的,根本不给讨价还价的机会。

    “呵,乔大人还没说话,你一个随侍就敢随意发号施令?”

    他看向乔锦心只在意她的意见。

    “怎么了这是?”

    乔锦心略带疑惑的询问目光,望着站在床边守着自己的冷漠小橘。

    “没什么。只是怀疑。”

    小橘淡淡的回应。

    “怀疑?怀疑什么?”

    “你手里莫名其妙的药丸怎么解释?”

    “这个?”

    从地上站起来,她举起手握着一个木檀的小瓶子。

    “鬼鬼祟祟,不怀好意。”

    小橘八个字直接给了定论。

    “怎么不怀好意了?你把话说清楚!”

    她马上委屈大爆发的先发制人,眼泪决了堤的流。

    “为什么一直针对我,我只是单纯仰慕乔大人,为什么总把人往坏处想呢?”

    “你不是觉得我给大人下毒吗?好,我把这一瓶子药都吞下去,你看看究竟有毒没毒!”

    她说的悲壮而坚决,乔锦心都有些不忍住要下床来制止。

    只她微弱的“不要做傻事。”这句话还没出口,小橘便又冷哼一声,如同是看穿了其把戏一般,冷嘲热讽着。

    “哼,谁知道你有没有掉包。”

    “你们都这么想我吗?”

    她泪眼婆娑,委屈的瘪着嘴看向四周,又感觉是受了天大的侮辱,把心一横,直接冲出屋子,临走用衣袖拭了脸,吸吸鼻子,悲伤撂了那句小孩子最喜欢说的狠话。

    “既然这样,那我走了,再也不给你们添麻烦!”

    “你去哪儿!”

    满屋子最着急的还是乔锦心,她赤着脚慌忙下床要追,袁蝶衣小橘都拦着让她好好休息,可她哪里肯听,于是还是小橘妥协了。

    “我去追,你好好休息。”

    “袁姐姐,大人就托你好好照顾。”

    袁蝶衣颔首,忙着扶着乔锦心让她躺好,回头一个眼神示意小橘放心去吧。

    小橘几下快步,窜出门去,身形快的很。

    很快,屋子里只剩关系错综复杂的三人待着,气氛有些微妙。

    乔锦心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看着为自己忙来忙去的袁蝶衣,温柔开口道。

    “袁姑娘回去歇着吧。”

    “大人,蝶衣答应了小橘的,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守着你,等小橘回来再说。”

    说着话,袁蝶衣已经自顾自搬了张板凳坐在床前,温馨的场面让立在一旁的顾维均略显尴尬多余。

    但他还是跟过去一样,固执在屋里头立了一会,良久,见乔锦心睡的安稳,才略垂头丧气转身,放轻脚步离开,连最后掩上门的动作都是轻手轻脚的。

    他有些惆怅,在无名村的相处让他越来越觉得,隔绝他们的不仅仅是三年的光阴,他离她好像越来越远。

    他又苦恼的在门前坐了一会,抬头看看清冷的月亮,直到眼睛酸胀了也得不出答案。

    “喂,你究竟去哪儿?”

    猫追耗子的游戏玩腻了,小橘站在前面的一处房顶之上,倨傲而又居高临下的姿态,高扬着下巴看着下面还在抽噎,疾步向前的小丫头。

    见怎么也甩不掉,追来的也不是她想的人,她跺脚一甩手,愤怒指着房顶上之人。

    “你一直追我干嘛?”

    “谁稀罕追你,要不是大人不放心,我巴不得你自生自灭。”

    小橘吹着额前碎发玩儿,答话态度漫不经心。根本不把她当回事。

    “我警告你,安分一点,不管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别把歪主意打到大人身上,也别想动大人一根头发。”

    “如若不然,不管你背后有谁,我一定会把你们所有人都揪出来,通通碾碎。”

    说这话的时候,小橘脸上虽面无表情,可这口吻一听就知道绝不是随便说说。

    “呵,就凭你?”

    天真的小丫头,终于露出了一条狐狸尾巴,脸上的单纯荡然无存。

    美眸凌厉之间,一枚闪闪发光的菱形透明晶体,向小橘飞来,她略向后一躲,一把接住。

    “这是什么,你应该认识吧?”

    这冰凉刺骨,沁人心脾的质感,握在手里的触感再熟悉不过。

    “老怪物在你手里?”

    “再怎么说也是你曾经的师父啊,直接就叫老怪物不太好吧?”

    小橘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但很快又恢复如常,表现的毫不在意。

    “你以为这样就能威胁我?”

    “这怎么能算威胁呢?我只是物归原主罢了,这东西一开始不就是你的吗?”

    半月余辉,倾泻银霜。

    房顶屋前的两人对峙许久,才有作罢念头。

    小橘一个灵巧跃身,落到地上,细如发丝的银线随袖而出,如蛇如藤迅速缠住了对方的双手,捆绑的严严实实。

    柳眉倒竖的小丫头,生气反复施力气想办法挣脱着,谁知道这特殊的材质和绑的方式,只能让其越勒越紧。

    “别费劲了。一会儿嵌进肉里,我可不管。”

    她识相了一些,挣脱的动作幅度小了许多。

    “放开!”

    “……”

    小橘只当这抗议是空气,自顾自又将这捆着的银线固定好,最后直接三两下缠绕在自己胳膊上。

    “好了,走吧!”

    一切弄妥当之后,小橘一脚踢在她屁股上,让她走在前面,自己则悠哉悠哉走在后面。

    “你给我等着,绿幽藤!”

    她咬牙切齿表达愤怒。

    只是还没等到她报仇,自己的后脑勺就失了守。

    小橘毫不客气,一巴掌拍上她后脑勺,这一巴掌搞得她脑子嗡嗡直响。

    “赶紧走!”

    永寿宫内。

    “宣禄亲王李霖觐见!”

    白色拂尘一扫,金嗓子一亮,禄亲王提紫色蟒袍,毕恭毕敬,怀里小心敬畏,抱着自己的顶戴花翎,低头跟在领路的李德喜身后。门户和硬板夹帘,精绣云龙暗花纹图案的明黄绸缎挂帘,配上一块绣绘着兰花、海棠等图案的小帘、衬纱,用木头别子悬起一角,显得十分别致。

    跨进内殿,袅袅的烟雾充斥在大殿内,有安神静气的作用。

    紫檀木镂雕山水人物的御用宝座上,是黄缎平金龙之座褥、靠背和迎手,宝座上放着五谷丰登御制诗青玉如意、梅花式红雕漆嵌玉痰盂盒。

    老佛爷近来百无聊赖,李德喜给寻了只白色小京巴逗闷子,此刻正乖巧躲在老佛爷臂弯里打盹儿。

    “奴才李霖给老佛爷请安,老佛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甭管袖子长短,先跟唱大戏似的甩的两边山响,请安请的够大声,就能表明自己忠心。

    “来了?”

    老佛爷还在一下下摸着小京八柔顺的皮毛,也懒得抬眼。

    这禄亲王素来与和亲王不和,两派相争多年,虽然和亲王属娘家一派的,可也捏了自己不少秘密,如今她最好的方式,便是让两派相互制约,她两头都给好处,同时利用,调节这其中的平衡。

    “听李德喜说,你最近又寻了新的宝贝?”

    “回老佛爷的话,”

    禄亲王深知,自己如今只有在这皇太后面前,表现的足够“懂事听话”,伏低做小,才有活路。

    虽然平时在朝堂之上,他常常言辞激烈,据理力争,不过也是为了绊倒和亲王一派,哪里真有他表现的那么忧国忧民。

    “奴才听说,老佛爷近来因着这膝痛,常常夜不能寐。奴才心里也跟着万分着急,寝食难安。幸得几日前,得一圣手名医,治好了奴才多年的肺咳气喘,连奴才府上一名老管家多年的腿疾,也是药到病除。”

    “最重要的是,”

    言及于此,这禄亲王突然凑近皇太后耳边,神秘说道。

    “这神医能让枯木逢春,可保人容颜不老,青春永驻。”

    “当真?”

    一提到容颜不老,青春永驻,这八个大字,这个权力名利财富地位通通不缺的女人,也激动起来。

    “老佛爷您不信,奴才这就把人带到近前来,给您问问。”

    “快宣!”

    “嗻!”

上一章 目录 强烈推荐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