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笔趣阁手机版

m.xbiquge6.net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八章上书房针锋相对传秘技假手操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王妃还是请回吧,皇上与乔大人有政务商谈。”

    身后小太监知道气氛不对,紧走两步上来拉着劝人出去。

    “你算个什么东西,轮得到你说话了吗?”

    此话一出,一屋子人都低着头不敢吱声。

    的确,她毕竟是当今皇上的生母。有这一层身份,旁人也不敢多加造次。

    “和亲王妃真是好大的口气啊。”

    “老佛爷!”

    满屋子人见款款而来的一行人。又呼啦跪倒了一片。

    “给亲爸爸请安!”

    小皇帝听得动静,急忙转身也撩袍行礼。

    “和亲王妃不在王府内好好养病,这又是发的什么疯,闹这么这么大动静擅闯上书房?”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和亲王妃也不拐弯抹角,啐一口冷笑道。

    “少在我面前摆你那副皇太后的架子,别忘了,要不是我们马家,哪有你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今天。你不过是我马家调教的一颗棋子罢了。”

    和亲王妃不管不顾,一如往常做派的“疯言疯语”。

    她总是有刺激皇太后失仪的本事。

    倏然间,两记响亮的耳光,就火辣辣不留情面的甩在了她脸颊之上。因着手上指尾长长护甲套的缘故,脸上登时划了一道长长血口子。

    “怎么,怕了?恼了?狗急跳墙了?”

    和亲王妃并没因为花了脸而大呼小叫,她早就已经将容貌富贵地位,这些外在的东西置之度外,这么多年斗来斗去,她换来的只是母子的形同陌路。

    “马唯馨,趁哀家还念姐妹一场的时候,给我老实呆着,要是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十个和亲王也保不了你!”

    和亲王妃并不将这警告放在心上。

    “你那养在宫外多年的野种知道你什么德性吗?啊哈哈哈哈……”

    此话一出,一屋子人均是倒抽一口凉气。

    好好的上书房,被和亲王妃搅和的不得安宁,连小皇帝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慌里慌张的下旨。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和亲王妃撵出宫去!”

    “嗻!”

    又是一圈太监宫女,抬手的抬手,抓胳膊的抓胳膊,把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和亲王妃,好生“请”出殿外,任凭她拳打脚踢,嘴里直高呼着“我不走!”

    “你们是怎么伺候的?什么闲杂人等都放进来掌嘴!”

    皇太后余怒未消,盛怒之下还踢翻一个小太监,剩下的人更不敢多做辩驳,马上领旨跪在地上,左右开工,重重的拍在自己面皮上,一个个都下手极狠。

    乔锦心看着这掌嘴的“壮观景象”,暗自摇头兴叹,这不把人当人的腐朽体制何时才能是个头。

    和亲王妃这么一闹,皇太后设在小皇帝这的贴身侍卫更多了,美其名曰为了保护皇上安危。

    虽说是已经还政,可依旧看的很严。

    对于他来说,被选做皇帝,是天选也是不幸。

    话分两头。

    到了京地,如今已是满天朝最大烟土产业的幕后运营人,怎么也得给自己挑上一处最阔的宅子。

    “夫人,这是前朝贪臣时大人的院子,抄家抄的虽然值钱玩意没有了,可这装潢,布局还都是一定一的,您看如何?”

    介绍人一脸谄媚的小心观察着对方脸色,就怕这大金主一个不满意,这笔大买卖就泡了汤了。

    红色的斗篷过长,略有些拖地。

    她不动声色,在院子里四下逛着,推开一道中门,没成想里面更是别有洞天。

    一大片圆形开阔的花坛是一个中心,充足的阳光,令里面的花花草草长得相当茂盛,就是杂草比较抢眼。

    “哦,这花坛还没收拾,比较脏乱,改明儿我叫花匠来填平了,保证不给夫人添麻烦。”

    “不用。”

    她终于轻启朱唇开口。

    将那一双大红的上好锦缎苏绣绣鞋,跨进那污泥坛里。

    一步一步踩出一个个如莲的小脚印。

    大红的斗篷也沾了不少土泥,也被一些快有一人高的杂草,刮的直沙沙的响。

    “夫人这是……”

    在旁人惊讶的眼光里,她蹲下身,小心捧起一些泥土,仔细放到眼前嗅闻观察,沐在美好的阳光之下,展露她美丽的笑颜。

    “东叔,就这里吧。”

    “好的,少奶奶。”

    “嗯。”

    东叔直接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塞到对方怀里。

    拿到钱自然是喜滋滋点上一翻,那猥琐的表情,让东叔都情不自禁白上一眼。

    入夜。

    灯火通明的密室内。

    买下这处宅院还有一最大的好处,便是它自带藏金银财宝,不义之财的密室。

    “啪!”

    ”啪!”

    两声响彻的鞭响回荡悠长。

    “你这力道不对,握鞭的位置更不对。”

    嗓音好听的低沉男声,带着些许不耐烦。

    “首领,调教这活儿本就不是奴家这么愚笨的,能做的来的呢。”

    娇嫩的女声甜甜的,有撒娇的意味。

    “我的小乖乖,你不是一直都做的很好么?”

    男声笑道,语气里竟有诡异莫名的“宠溺”。

    “来,继续!”

    又是一鞭子。

    这两鞭子其实只是凌空抽的,并没有造成实质的伤害。

    即使是这样,抱头蜷缩成一团的男子,早就瑟瑟发抖,不一会竟从裤脚管处流出不少液体。

    他已经受了半个多月的折磨,身上的衣服早已被鞭子抽了一道道布条,挂在身上,深浅不一的紫痕清晰可见,有些结了黑色的痂,可见受的抽打不少,如今是被打怕了,有了条件反射。

    对面墙边还默默靠着一人,正默默目光空洞注视这眼前发生一切,似乎是没有知觉。

    他本就是被一层紧致的蚕丝衣从头到脚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眼睛鼻子。

    他的潜意识里认同自己是一个不吃不喝的娃娃,既然是娃娃更没有性别没有痛觉。

    一切只听凭主人的意愿。

    比如今天,主人为他精心套上了华丽繁复的盘扣斜襟,配着花鸟鱼虫的图案,织锦流苏穗子垂着。

    “首领,你看我这新制的娃娃还可以吧?”

    二人教学活动间隙,女声骄傲着,像是在展示一件自己精工雕琢的艺术品。

    “看着还不错,就是还不够味儿。”

    男声给予了肯定,但表示还不够。

    “那首领觉得该如何?”

    “古希腊神话里,有个美神叫维纳斯你知道么?”

    “美神?没听说过。”

    女声显得很迷茫。

    哒,哒。

    不紧不慢的皮鞋踏地的脚步声响起,随后便是“仓啷”一记,刀剑出鞘的声响,金丝眼镜的镜片寒光一闪,手起刀落两次,这所谓的“娃娃”便被齐刷刷断了两条臂膀,鲜血汩汩,染红了一片,地上几乎要汇出了一条细流。

    人还没来的急疼的叫出来,就当场晕厥过去,如同商场里的试衣模特一样,直直倒下。

    男子优雅掏出兜里的手帕,慢条斯理擦去脸上溅到的血迹。

    再又擦了擦手,随意丢弃在地上血泊里。

    “怎么,怕了?”

    他回身望着,此时怔怔盯着他,有些失神的少女,剑眉一扬,满不在乎。

    “这就怕了?罂子,你可是我的王牌,这点小场面都应付不来,以后组织怎么放心叫你办事?”

    少女很快回神,闻言便也报以魅惑一笑,甚至是慢慢俯下身,从这仍在出血的伤口处,用两指沾上一些新鲜血迹,送入口中,闭上双目,享受般细细咂莫。

    这原本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逐渐挥发了不小的血腥气。

    见少女如此神色状态,男子很满意的嘴脸噙着笑,转移了话题。

    “怎么样,跟这个乔大人见上面没有?”

    “见是见着了,只是不知道为何他见我的时候,总表现的那么不自然。”

    少女慢慢起身,沾了血的鞋底,踩的四处是骇人的血印子。

    “哦,怎么说?”

    男子闻言兴趣来了,马上追问。

    “怎么说呢?”

    少女单手抱胳膊,撑着下巴,陷入沉思回忆。

    “我总觉得他在努力克制自己情绪。好像是害怕,又好像是有千言万语,总之很奇妙。”

    “可能是愧疚呢?”

    男子面上带着稳操胜券的自信,再次踱步到少女身边,从身后抱着她双臂,暧昧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罂子,我要你让这乔大人臣服于你,调教成对你唯命是从的一条狗,你做的到吗?”

    少女美丽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讶,但是随后还是接受了这个任务。

    “首领的命令,义不容辞!”

    “好!”

    得到少女的肯定答复,男子站直身子,心情舒畅。

    “罂子,我等着你的好消息,可别让我失望哦!”

    下了命令之后,男子便双手插进下身西装裤裤兜,十分悠闲的扬长而去,甚至吹起了欢快的口哨。

    没错,还是那首Twisted Nerve,杀死比尔中的口哨曲。

    这个男人便是那个乔锦心一直想法设法摆脱的恶魔。

    罂子毫无疑问便是那日万念俱灰下,跳河自尽的巧儿,不幸的是她再次落在了李斯翰这恶魔手里,被药物控制加上洗脑,成功成为了李斯翰的忠实信徒棋子,如今更是变成了他设计控制乔锦心的关键一环。

    李斯翰从未放弃对乔锦心的洗脑操控,至少在此之前他是从未失手过。

上一章 目录 强烈推荐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