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笔趣阁手机版

m.xbiquge6.net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六章受召见巧儿拦车 屡试探旁敲侧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秋风猎猎。

    “卖国贼!”

    “走狗!”

    “狗官!”

    一个个臭鸡蛋,烂菜叶子,无情又不管三七二十一,带着无边的愤怒投掷而来,辛得跟在一旁的小橘早有准备,斜插里跨前一步,硕大油纸伞“啪”的撑开挡了。

    乔锦心一行人在一片骂声中,徐徐前行,面对各种戳脊梁骨的恶毒言论,她们仿佛充耳不闻。

    上了马车之后,依旧有闹事者在外拍车厢堵着不让前行。

    乔锦心经过这几年历练,虽不再冲动,可也不是那么愿意随意吃亏的。

    她也知道这在条约上大字一签,不管做了什么努力,那都是罪人,没什么好辩驳的。

    可这些难听的话,实在刺耳。车厢里,她在昏暗中静静坐了一会儿,还是从暗袋里摸出一个大子儿,夹在指缝里,悄没声息一下打在马p股上,受了“鞭策”的马儿,立马一扬双前踢,“嘘吁”的长啸一声,甩开一众,兀自狂奔而去。

    免不得横冲直撞一翻。

    辛亏是这块地方原本幽静没人,要不是这些专程蹲守的,哪有这么热闹。

    小橘察觉危险,飞身而出,站在马车头前,娇喝两声“让开!”紧紧抓着缰绳控制。

    两边的人一脸惊惧之色,只敢四散闪躲,哪里还记得自己是来“伸张正义”的。

    但很快小橘就掌握了局势,在这马车即将要出巷子,进繁华路段之时,及时刹住了车,有惊无险。

    她清脆拍拍手,转头刚要回马车内。

    “里头坐的可是乔大人?”

    一道娇俏如莺啼的女声,隔着幕帘子,听着年纪不大,且有些熟悉。

    小橘跳下马车,开始打量起对面,先好奇问了一句。

    “你谁啊?”

    “放肆!怎么跟少奶奶说话呢?”

    对面赶车的家奴,一顶小毡帽,上好的斜纹深底棉袍子,看得出家底不薄。

    “东叔,按着理儿,也该是咱们向乔大人见礼。”

    说着话,一只白嫩的小手,掀开帘子一角钻出。

    面若白银盘,额前齐刘海,大艳红披风,一头乌黑发丝被风吹得上下翻飞。

    不过十六七的年纪,却能从眸子里读的出老成。

    由下人扶着缓缓下车,直奔乔锦心的马车而来,看也没看小橘一眼。

    “小女子顾怜给大人请安。”

    “顾,顾怜?”

    听到对方自报家门,乔锦心心里咯噔一下,她搁在膝盖上的双手,下意识抓紧了衣摆,指节一一泛白。

    她早该听得出,这熟悉的声音跟巧儿的如此酷似,那个她心心念念,最后还是没有保护的好的孩子。

    “巧,巧儿……”

    她低着头,鼻头一酸,晶莹的泪很快就从眼眶里掉出来,打湿了她的平整气派的朝服。

    她走之后,虽拜托秀云好好照顾,可这一切于巧儿毫无意义。

    她像失去了灵魂的娃娃,如当日王氏在她面前自尽之后一样,整日一言不发,坐在自己院子前,从白天到黑夜,直到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喜鹊跌跌撞撞跑来,满脸是泥巴叶子的喊,孙小姐投了河。

    车厢里的人还在无声无息,暗自控制自己汹涌的情绪,车外的人有些不耐烦了。

    她不明白这首领为何要她千里迢迢进京,为何故意用顾怜这个名字,为何要拦这朝中新贵,乔大人的车驾。

    乔锦心终于长舒一口气,让自己平静,手上已经被自己掐出不少深深浅浅的红印子。

    她将双手缩在衣袖里,再三稳定好心神,才下定决心掀帘子,与之对视。

    “大人!”

    见人终于舍得下车了,她面上显得很高兴。

    乔锦心跳下车,定睛望去,差点惊诧踉跄着站不稳。

    太像了,真是太像了,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对比三年前最后一次见面,少了些许孩子气,五官身形都长开了,是个实打实出挑的美人。

    乔锦心有些恍惚,等反应过来,自己的手已经伸了出去抚上了对方小巧玲珑的脸。

    “大人,您这是?”

    对方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不可思议望着乔锦心的动作。

    乔锦心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低头阴郁又闷声道了句“对不起。”

    才又带着小橘匆匆登上了马车,扬长而去。

    只留这主仆二人在原地呆站。

    “走吧,咱们也走。”

    她意味深长看了看乔锦心她们消失地方,朱红鲜艳的小巧嘴边,勾起一摸若有似无的笑。

    掀开帘子,她的好相公还在躺着,双眼紧闭,面色痛苦,额角布满汗珠。

    她妖孽一笑,将身趴着到他跟前,贴的很近。大红的蔻丹在他不正常潮红的面上,来回滑动。

    “乖,再忍一会,到地方了,姐姐就给你红糖丸吃。”

    乔锦心在车驾里,久久不能平静。到了宫门前,她依旧神色恍惚,下车时,要不是后面有小橘接着,一定会站不稳摔倒。

    小菊一言不发,可眼神里写满了关切担忧。

    毕竟这是进宫,受老佛爷召见,若不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行将踏错一步,或是一句话说的不高兴了,人头落地也未可知。

    乔锦心笑了笑,站稳身形,用力的拍拍小橘肩膀,教她放心,转身拍拍身上尘土,利落翩然而去。

    永寿宫内,几个小宫女正端坐在临时搬来的小桌前,手执小笔,认真照着一旁的大大“和”字,一笔一画临摹。

    皇太后自己,则请了京地最出名的春庆班子,为自己打板走过门。

    身法走步,一板一眼都很像那么回事。一看也是多年的票友。

    “在兴头上呢,乔大人稍后。”

    见人到了,大太监李德喜迎上来,朝里努努嘴。

    乔锦心点头明了,站在廊下垂手侯着。

    殿里传出婉转悠扬的曲调,两道女声咿咿呀呀相和。词儿曲儿她也熟悉,是昆曲的怜香伴。

    功夫不大,伴奏声戛然而止,伴着胡琴最后一个尾音,一身素净淡粉色对襟水袖戏服的小宫女,哭哭啼啼跑出来,脸上的红粉油彩糊了眉眼一片。

    “怎么了这是?”

    李德喜皱眉拽住她,询问缘由。

    “奴婢愚笨,记不住唱词,扫了老佛爷雅兴。”

    “下去!”

    李德喜烦躁拜拜手,让人退下。

    “乔大人来了就进来吧。”

    里头气氛破坏了,皇太后便索性也不唱了。

    听得里面皇太后吩咐,李德喜转过脸来,细声细语对乔锦心说道。

    “乔大人,进去收着些,别又惹恼了。”

    “多谢公公提醒。”

    乔锦心随意一拱手,转头一脚便跨进殿里。

    “都下去吧。”

    “嗻。”

    满屋子人呼啦一下,提板凳的提板凳,抱乐器的抱乐器,低头小碎步都极速离开。

    很快偌大的殿内,只剩乔锦心与皇太后二人,李德喜更是最后小心“吱呀”将大门掩上。

    “给老佛爷请安。”

    乔锦心只是低头,并没有躬身伏地行叩头大礼。

    皇太后坐在临窗的坐炕上,一旁摆设着洋漆木柜,陈设御笔金字围屏、黄杨木香几、花梨木座铜鳅耳炉。

    最惹眼的一个硕大的瓷器盆,一应的鲜果,一看就不是为了吃的。

    这样的光景年月,竟然还如此铺张浪费。

    乔锦心心中重重叹息一声。

    果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皇太后摆弄着手上护甲,静默一会才开腔。

    “听说,乔大人也爱留恋风尘,前些日子,还买了个当家头牌,不成想给那利物的李斯特拔了去,可有此事?”

    “确有其事。不过是杨姑娘本就心属这李斯特,微臣也不好拆散,让美人心中郁结,倒不如成人之美。”

    “你倒是洒脱。”

    皇太后起身抬手,乔锦心受意上前搀扶,走下台阶,慢慢在屋内踱着步。

    “乔铭啊,你既是皇上不远万里请的贵客,也是皇上信赖倚靠的重臣,自然也要多担起些责任。皇上年轻气盛,好些东西我这个当娘的不便多说,你们这些近臣也要多提点着点。”

    “老佛爷所言极是。”

    “还有啊,以后少去去那些个烟花之地,传出去多难听,我这参你言行不端的折子可压着不少了。”

    “老佛爷教训的是。”

    乔锦心从头至尾都低眉顺眼的模样,很让皇太后受用。

    “乔大人还没成家吧。”

    “禄亲王家的荣宁也差不多到出阁的年纪了,赶明儿我让皇上保媒,结上这一门亲事如何?”

    乔锦心闻言马上跪伏在地,连声拒绝。

    “公主身份高贵,臣位卑不敢逾越。请老佛爷收回成命。”

    “哎呦,乔大人,你们留洋回来的不是都喊着什么人人平等吗?出逃那晚,所作所为哀家可还历历在目,怎么这会子怕逾越了?”

    乔锦心仍旧一句:“还请老佛爷收回成命。”态度坚决。

    毕竟这真公主嫁过来,她真实身份一暴露,别说一切计划成泡影,还要背上个杀头的欺君之罪。

    何况这禄亲王素来与和亲王不和,用海军军费修园子一事,也是他多次带头反对,此时突然提及,恐是为了试探的成分居多。

    “乔大人请起。”

    皇太后过来搀扶,见乔锦心惊惧惶恐如此,反而笑颜一展,又道。

    “乔铭啊,哀家看得出,你对皇上是忠心耿耿,这样吧,哀家赏你两个色艺俱佳的宫女,也省得你日后去不该去的地方,落人话柄。”

    “谢老佛爷恩典!”

    乔锦心终于松了口气,不得不重重叩了个响头。

上一章 目录 强烈推荐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