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笔趣阁手机版

m.xbiquge6.net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五记孩提初遇夏瑜 接密旨“戏”夷使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先生没什么要问的吗?”

    见乔锦心一人不发一言,转身回去,袁蝶衣紧走两步,跟上她脚步,急急问她。

    乔锦心脚步一滞反问道:“问什么?”

    “我的身世,我跟这顾大人的恩怨。”

    “袁姑娘,这是你的私事。”

    乔锦心冷漠的回复,抬脚继续前行。

    “先生!”

    袁蝶衣又激动冲她背影大喊。

    “只要您一句,蝶衣愿意为您做任何事!”

    袁蝶衣的潜台词不言而喻。

    乔锦心叹一声,转头。

    “乔某只求姑娘一件事。”

    “什么?”

    “姑娘万事请一定先保全自己跟孩子。”

    “当然有乔某在一日,必定护姑娘母子周全。”

    “先生……”

    袁蝶衣眼中湿润,哽咽着不能自已。

    顾维均府上,身着一身藏蓝简布袍的佟怀信不请自来。

    “今儿吹的什么风?”

    “怎么不欢迎?”

    佟怀信也不客气,进的厅来,直接撩袍翘二郎腿,自在找地坐下。

    顾维均抱着胳膊站着等他下文。

    “说吧,所为何事?”

    “过几日便是与八国的首次会谈。这你知道吧?”

    “知道,下月初七。”

    顾维均挑眉。

    “顾维均接旨!”

    佟怀信突然一脸严肃,从长袍衣袖中拿出一封密信,顾维均愣了一下,小心接过拆开,果然是上好雪白宣纸,几排工整苍劲小楷,末尾加盖了国印。

    顾维均脸色凝重,花了不少功夫,仔细阅读清楚之后,才抬头盯着佟怀信。

    “阅后即焚。”

    佟怀信并不多做解释,又抛出一句。

    火折子掏出来,随意晃动两下,点着了宣纸,一切化为了灰烬。

    “这是密旨,不能透露出去半个字。”

    “好了,任务完成了,告辞!”

    佟怀信起身抖抖被坐褶皱的袍子,要离去时,被顾维均一把携住了衣袖。

    “乔铭是不是阿瑜?”

    这个问题对顾维均很重要,他心底确定又忐忑的七上八下。

    佟怀信拿掉他紧紧抓住不放的手,淡定开口。

    “顾维均,我要说不是,你信吗?”

    “难道不是吗?”

    顾维均突然激动吼起来,他受够了这样弯弯绕绕,快要被逼疯了。

    “你看,你只是选择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旁人说再多也没有用。”

    “你信我也好不信也罢,我只一句话,阿瑜不会再回来了,永远不会,她不属于顾家,更不属于你。”

    “你说什么!”

    顾维均听不得这样的言论,一把抓起佟怀信衣领,与之对视,脸色骇人阴森,眸子瞪的可以吃人。

    佟怀信并不惧怕,他不客气的拍了顾维均揪他衣领的手,冷哼一声,继续道。

    “面对现实吧,一直以来,你对夏瑜的爱就是窒息的圈禁,她是人不是你抓来随意摆弄的宠物!”

    “我没有!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好!”

    顾维均已经有些歇斯底里,双目通红。

    “为了她好?顾维均你也太一厢情愿的自私了吧?”

    “为了报仇,你杀了王氏,杀了袁桂凤,甚至连亲爹也不放过,机关算尽,心计重重,夏瑜怎么可能还呆在你身边?”

    “佟怀信,你说话要讲证据!”

    佟怀信冷笑一声。

    “顾维均,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现如今你有王爷撑腰,我虽然动不得你分毫,可你别忘了,举头三尺有神明,善恶到头终有报。”

    佟怀信话一畅快说完,便潇洒转身扬长而去,只留顾维均将厅中摆放景观小树栽,几下推倒,四下里满地的泥尘土,磁碎片。

    “呵,举头三尺有神明?那娘受的苦,大哥蒙的冤,神明为何不睁开眼看看?”

    他坐在地上垂头,如同受伤野兽般喉咙发出嘶哑的呜咽,眼前不受控制的,浮现出了孩童时的欢乐场景。

    那还是在遥镇,红扑扑苹果脸蛋的小男孩,一个人在粗壮柳树拂面的小河前,抱着膝盖,顾影自怜。

    不过又是背不下书,父亲便在学堂当着所有半大不大的孩童面前,重重用藤条抽了他的小腿几十下,伤痕累累,红肿不堪。

    他觉得委屈,觉得疼,可是他咬牙忍着,大人们都告诉他,男儿有泪不可弹。

    “小哥哥,你怎么了?”

    听的这软糯的女童声,他木然抬头。

    傍晚十分,天边夕阳将天空染的瑰丽。

    扎着羊角辫,眼珠乌溜的可爱小女孩,就这样沐浴在一片霞光里,向他伸出手,如梦似幻。

    他如同受了感召,情不自禁抬头痴痴与她对视良久,却一时又不知道要如何自处。

    小女孩一点也不认生,自顾自在离他很近处坐下,竟然是一直光着小脚丫子没穿鞋,挽起裤脚,那双白玉圆润的小脚,就这样直接插进清澈见底的河水中,一荡一荡,搅动起圈圈圆圆不小的连串水花。

    “小哥哥,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开心呀?”

    小女孩试图将这戏春水的乐趣传达给他,将这水花溅起的更大。

    他身上被淋湿了不少,眉头皱了皱,特意又往树后侧蹲了蹲,有些嫌弃这丫头的疯。

    没想到功夫不大,这小丫头又锲而不舍上岸来。同样月他抱着膝盖蹲着,撇着头偷偷观察他。

    两人又这样保持一致的动作,僵持了好一会子。

    “小哥哥。”

    小女孩可怜巴巴的声音再度响起。

    “小哥哥,要不然你就哭出来吧,有什么难过伤心的事,哭出来就好受多了。”

    “不要!”

    六岁的男孩子很倔强,尤其在小妹妹面前更不能丢了面子。

    “小哥哥,你哭吧,我肩膀借给你!”

    没想到接下来,这小丫头直接席地坐在他身旁,故意用肩头撞他几次。

    “爹说了男儿有泪不轻弹,我是小男子汉,怎可随意落泪?”

    他再次抬头理直气壮的回敬。

    “男儿怎么啦?男儿就没有哭的权利啦?这是偏见!

    我爹说了我们女孩可以跟一般男子一样习武射箭,学习马上功夫,那同样的你们男孩也可以想哭就哭!”

    “来吧!”

    小女孩再次拍拍自己瘦弱肩膀。

    当然,这样惊世骇俗之举,还是让这个从小受严格世族教育的他,不知所措,落荒而逃。

    只从此,在他心里最柔软的一块地方,存在了这个精灵一般的女孩。

    多年后,当一切的黑暗冰冷将他的内心与外界冰封起来之后,他终于偶然间知道了,这个童年的白月光已经成为了他的妻子。

    只是如今,他亲手将她弄丢了。

    曾几何时,他被复仇蒙蔽了双眼,他以为只要自己紧紧握住了就能牢牢抓,可感情是握不住的沙,偏执只会将对方越推越远。

    十多年过去,他依旧是那个只能像小刺猬一样,环住自己的可怜男孩。

    初七这天,整个京地内城,滴滴叭叭的小汽车鸣笛声是此起彼伏。

    不用多做辨认,便是那这几国的代表的车。

    毕竟在京地有这么洋气大铁盒子的,除了和亲王也无第二人了。

    “你们搞什么?这都检查第三回了,不知道我们赶时间吗?”

    已经被这内卫拦下第三次的李斯特,终于是爆发了,用力砸了车顶,发泄情绪,朝低头给他行礼,态度恭敬的好脾气顾维均怒吼着。

    “大人,今儿个签条约,都传这民团要搞破坏,皇上怕有闪失,特意吩咐了凡是进内皇城的都要一一排查清楚,绝不放过可疑人员,这也是为了各位大人人身安全考虑。”

    顾维均话说的恳切,态度也极好,李斯特收了握紧的拳头,也不好发作,只得再次打开车门,让同行几人一道下来,让顾维均的人上去例行检查。

    几个差役上去象征性看了看,很快就从车里钻出来,报告说没有异常。

    “顾大人,这下可以放行了吧?”

    李斯特不耐烦的抱着胳膊,湖蓝色眸底的怒火清晰可见。

    “大人,人可以进去,车不行。”

    顾维均微笑着,又提了一个让李斯特不能接受的要求。

    “什么意思?”

    李斯特嗓门又大了不少,不耐烦的原地打转,就差直接从腰间拔出小巧配枪,当场毙了这一路给他难堪之人。

    “大人莫要激动,”

    顾维均突然凑近,手掩嘴畔,小声神秘的透露。

    “皇上授意下官特意在此恭候,想与大人私下谈谈关于割让赔款给利物的具体事宜。

    毕竟利物是大国,其他七国都只仰利物之鼻息,不过就是投机沾了些光。

    我天朝当然更愿意与利物交好,也好寻得更好庇佑。您说是不是?”

    一番话下来,李斯特眼波转了转,点点头。

    “那请带路吧。”

    二人徒步穿过白石汉玉垒的雕龙甬道,又是曲折的回转长廊,很快便是一间不起眼的屋子。

    顾维均为其推开门,做了请的手势。

    李斯特狐疑探头查看了一下,才谨慎畏缩的踏进去,外边顾维均已经“啪”一下,为他贴心关上了门。

    “李大人,又见面了。”

    “请!”

    端坐在一张宽大桌案前,此时已经换上朝服的乔锦心,落落大方,臂一展,请李斯特对面落座。

    李斯特见这偌大的地方,除了乔锦心所坐的太师椅,可供他选择的只一条寒酸的条凳。

    他斟酌了半天,还是不得以小心翼翼坐下,还特意气沉丹田,扎了稳当马步,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摔个大p蹲出洋相。

上一章 目录 强烈推荐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