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笔趣阁手机版

m.xbiquge6.net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三章逛香楼晓理服人 俏花魁深明大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杨白花,飞入深宫里。

    宛转房栊间,谁能复禁尔,胡为高飞渡江水?

    江水在天涯,杨花去不归!

    安得杨花作杨树,种向深宫飞不去!

    镂空玻璃灯罩,明晃晃的油灯。门两旁还有对联镌刻在砖雕上面,门前还有牌坊。那气派劲头儿,一点儿不比大买卖人家差。

    里头传出伴着拍子的胡杨琴小曲儿,还有放浪的莺莺燕燕调笑声。

    抬头望一眼这豪华又较为前卫的彩楼,乔锦心立整衣领,抬脚拿出派头,自信迈入。

    “这位爷不是熟脸啊,慕名而来?”

    老鸨子会“识人”。见乔锦心一身的打扮,派头,光是胸前的怀表链子,辫尾坠饰都是非金即翠,价值连城,自然不会怠慢。

    “杨淑华。”

    乔锦心也不废话,直接报了名字。一条大黄鱼便已抛到老鸨子怀里。

    “诶,诶,好勒,杨姑娘房里头正好没人,老身这就为爷带路!”

    得了好处,老鸨子眉开眼笑,即刻领着人拐到后堂。

    “杨姑娘,有贵客到!”

    到一幽深长廊头房前停下,老鸨子客气拍门。

    不大功夫,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个半老徐娘的妇人,看了二人眼色,斟酌着开口。

    “姑娘今儿个感了风寒,身子不爽利,怕传了贵客,要不安排到别的姑娘屋里头吧,像一等房的如烟姑娘,现下应该屋内没客。”

    老鸨子转头看乔锦心脸色,面上有些挂不住。

    “贵客专程千里迢迢,为杨姑娘而来,就算病死了也得见上一面。

    怎么嫌我这庙小,容不小您这尊大佛,还当自己是那个千人捧的香饽饽了?落魄的凤凰不如鸡,还是早些认清现实吧。”

    老鸨子尖酸刻薄,冷嘲热讽一通,大有火力全开,要在这门口骂街之势,乔锦心赶紧拉住,淡定开口。

    “姑娘不愿见就算了吧,乔某不勉强,只是乔某此次要将这块紫水晶物归原主,顺便带些话给姑娘。”

    “什么话?”

    乔锦心话音刚落,不施粉黛只着单衣的女子便“忽”地敞开门,走出来,虽然鼻头双目通红,唇无血色,面色苍白憔悴,却是另一番娇柔生姿,病若扶柳无骨的美,谁见了都要心疼。

    “姑娘肯听在下一言?”

    乔锦心不由分说,直接一步跨到门里,自顾自在床前大红圆木桌前坐下,为自己斟上一杯茶喝上了。

    “你认识李大人?”

    抓住妇人为自己披在肩头的厚衣裳,杨淑华蹙眉望着这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

    门外老鸨子见二人已进屋热聊,便也不做打扰,贴心掩上门离开了。

    “杨姑娘指得是利物王公李斯特大人?”

    “你不认识他?”

    杨淑华听出端倪,马上拆穿,脸上泛起不悦,下起逐客令。

    “先生请回吧,小女子身体抱恙,就不伺候了。”

    “姑娘,乔某此次是为胶州数万百姓而来的,杨姑娘也是胶州人,真的忍心看着同胞乡亲生灵涂炭,受外邦奴役,肆意凌辱践踏?”

    乔锦心来之前找晨叔专门找人打听了,这杨淑华与这李斯特相交的过往。

    原来这李斯特原本在这利物王室里是最末流一位,一直也不受女王待见,顾出使京地多年,心情苦闷,常来柳顺胡同喝花酒排解,一来二去的,就同这当院头牌杨淑华相好上了。

    两人更是山盟海誓,这李斯特更是常常为着杨淑华豪掷千金。

    虽最后逃不过招回国的命运,故二人临别之际,互赠信物,这紫水晶便是杨淑华寻遍多方,才辗转得来的稀罕物,也算不辱没了对方高贵的身份。

    只是一年归来,利物政变,重新洗牌,他已手握重权,成了高高在上的利物王公,同另外几国一道,商量着如何将这天朝巨大的一块肥肉,吃干抹尽。

    “先生言重了,杨淑华不过一介女流,又出身烟花柳巷,哪能有这么大的本事?”

    杨淑华虽身在这小小的彩楼,书寓,大门不出。

    但在这所谓腌臜黑心之地,往来的王公大臣也不在少数,他们似乎更愿意在这样声色犬马之地高谈阔论。

    讨论朝堂之事,各方各派,贪墨,中饱私囊,尔虞我诈,点到说破。二两酒下肚,完全也不避讳她们这些在旁添酒水作陪的外人。

    这里反而成了天下消息最灵通之处。

    都道婊子无义,可不也是往来的无情无义,弃之如敝履么?

    如今飞黄腾达的洋大人还能记得住她这个身份卑贱的妓子?

    “姑娘,有件事情您或许不知。”

    “当日这八夷之乱,主帅之一便有您昔日的情郎李大人。”

    “所以呢?”

    杨淑华并不惊讶,这也是坊间都传遍了的消息。

    “当日这联军之所以没去胶州而只占了京地,便是李大人竭力劝阻的结果。”

    “不得不说这李大人对姑娘还是有感情的,随身随地都带着姑娘赠的这紫水晶,连睡觉都紧紧握着,乔某弄来也是费了不少功夫。”

    乔锦心说罢,便将一红色锻面锦盒从上衣兜中掏出,拍在桌上再顺势推到杨淑华面前。

    杨淑华打开,里面果然躺着自己送出的那块晶莹剔透的紫水晶。

    她有些动容,见物如见人,颤抖伸手仔细的来抚摸,感受其温度。

    “杨姑娘,这八国组的代表团已陆续抵达,不日便要开始谈判,不出所料,便是我朝割地赔款,与上次别无二致。

    此次利物在这八国之中,也有足够的话语权,毫不夸张的说,李斯特大人可以起关键性作用。”

    “先生的意思是,让小女子做说客?”

    杨淑华皱眉蹙额,听得仔细。

    乔锦心杯中茶水已空,便搁在一边,顺势起身。

    “这是一方面,希望姑娘能好言相劝,免得再起战乱,另一方面也希望姑娘能探得些风声,好让我方在谈判桌上博弈之时,能有些胜算筹码。”

    见杨淑华还在拧着眉头思索,乔锦心继续劝道。

    “姑娘,乔某知道此去凶险万分,只这也实属无奈之举,山河破碎,风雨飘摇,你我皆只是这乱世的浮萍,无根随处而飘,苟且偷生,只现如今已在风口浪尖,别无选择。”

    “先生。您请回吧。”

    杨淑华静静听了一阵才给答复。听不出情绪。

    “那乔某就不多做叨扰了。”

    乔锦心失望的起身,失望的迈出几步,就听身后杨淑华又继续道。

    “李大人现下榻在何处?”

    “姑娘这是肯了?”

    乔锦心欣喜转身,这面带倦容的绝色女子,有些精神不济,但依旧倔强。

    “杨淑华不懂什么朝堂之事,若是能凭我一人之力,少些干戈,愿为一试。”

    寥寥数语,语气平淡,世人眼里她只是一个卑贱不知廉耻的,可此刻乔锦心眼里她便是一个女英雄。

    “姑娘!”

    欣喜之余,乔锦心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残忍。可既已经决定,又哪有退路。

    就像她自己一样。

    开弓哪有回头箭?

    “姑娘,先随我回府吧,身子养好,过几日,乔某自有办法让姑娘跟李大人见上面。”

    千言万语她还是咽了回去,她记得临行前,山下伊文对她的告诫,成大事不可心慈手软,一切小我的妇人之仁都可能是全盘的一败涂地。

    夜色里,一辆香风阵阵的马车穿街过巷,很是招摇。

    车前牵马徐徐而行的一人,脸戴面具,男子的中等个子,不算高,却英姿挺拔。

    “呦,乔大人,这是刚从胡同里回来啊,得了个哪位美人一夜春宵啊?”

    “这又是哪位大人,抱歉,下官初来乍到,朝堂上之人,属实还认不全。”

    “你!”

    撩下这一句傲慢的话,乔锦心牵着马又继续前行,只留那带着几个幕僚一道出来的二品大员,气的直跳脚。

    “不是对满朝文武履历过往如数家珍么?会不认得本官?这么不把本官放在眼里?”

    “大人息怒,不过是一朝小人得势,以后咱们有的是机会让他好好记住大人的。”

    听得方才对话的杨淑华过了一会,不无担忧,也掀开帘子,瞧了瞧四周没人注意,才偷偷同乔锦心说话。

    “先生,咱们非要如此大张旗鼓行事么?恐又要惹出不少非议事端了。”

    “乔某有意为之。姑娘莫怕,有乔某在,这事端再怎么也惹不到姑娘身上的。”

    “有意为之?”

    虽有疑问,杨淑华也懂人多眼杂的道理,急忙放下帘子,怀着满腹心事,回身端坐好。

    “姑娘,怎么了?”

    一直伺候在身边的王妈妈温和问她。

    “没什么。”

    一路从繁华的街道,走到无人的空巷,终于在一处独门独院的宅子前停下。

    “先生!”

    “吁!”

    乔锦心刚刚勒停马车站定,掀开帘子拉下座里围紧斗篷的女子,就见立在门前,待她多时的袁蝶衣满心欢喜跑下台阶来迎接,身后跟着同样等了多时的小橘。

    “这位是?”

    见一同回来的,还有位气质如兰,娴静如花,目似水杏的女子,一时之间对比自己,有些自惭形秽。

    “小女子杨淑华,见过乔夫人。”

    杨淑华施施然到袁蝶衣面前,半蹲身行礼。

    “乔,乔夫人?”

    袁蝶衣一时间有些恍惚,心中又泛起一丝丝异样的涟漪。

上一章 目录 强烈推荐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