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上官若离东溟子煜

m.xbiquge6.net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二:20 情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起风了,空气中都是黄沙的气味。

    帕夏公主将面纱戴上,收回依依惜别的视线。轻轻扯了一下骆驼的缰绳,调转方向,往回走。

    因为离别,一行人的情绪有点低落,默默地走着,气氛也充满了离愁别绪。

    突然,响起了一阵利箭破空的声音。

    帕夏心中一凛,身子迅速趴下,贴在了骆驼的另一侧。

    “咻咻咻!”另一侧的路边,也有乱箭射过来。

    帕夏心里“咯噔”一下,心知不好,做好心理准备被射成刺猬。

    “嘭!”的一声,一把黑伞挡在自己面前,那些乱箭落到伞上纷纷被挡开。

    景阳留在她身边的丫鬟,用铁伞挡住了乱箭,“公主,不要慌!暗处还有咱们的人。”

    帕夏公主点点头,慌乱的心安定下来。

    只听一声声惨叫声,暗杀的人应该被解决了。

    一个蒙着脸的汉子,提着一个身穿乌孙国服饰的人走过来,像扔死狗一样,将人扔到地上。

    “帕夏公主,这是活口!”

    这人已经被废了武功,手筋、脚筋也被挑断了。

    帕夏公主用靴子踩住他的脸,微微用力,问道:“说,你是谁的人?”

    那人吃痛,脸被踩的变了形,哑声道:“是阿依木公主!”

    帕夏公主冷冷一笑,“糊弄傻子呢?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实话!”

    那人一口咬定:“我说的就是实话,就是阿依木公主让我们来刺杀你的!”

    帕夏公主掏出匕首就戳在他的胳膊上,“说实话!”

    “啊!”刺客痛的尖叫,“我说的就是实话!”

    帕夏公主冷笑道:“你的口音根本就不是乌孙国人,还敢嘴硬!”

    别国的人,即便是本国语言说的再流利,也或多或少有口音。

    暗卫道:“交给属下来审问。”

    说着,捏住那人的手指,微微用力,只听“咔嚓咔嚓”的骨头碎裂的声音,他的手指就如面条一般了。

    “杀了我把,杀了我吧!”断指碎骨之痛,让刺客嚎叫不止。

    暗卫也不回答他的话,继续捏碎他的手骨。

    刺客终于忍不住了,惨叫道:“我说,我说,我是龟兹国的人,我们国王不想看到你与大溟联姻!”

    他一口气说完,生无可恋的求道:“杀了我吧!给我个痛快!”

    龟兹国是乌孙国的邻国,多年来大仗没有,小冲突不断,谁也没讨到大便宜,却形成了一种平衡。

    如果乌孙国与大溟帝国联姻,那这种平衡势必会被打破,这是对方不愿意见到的,也是其他邻国不允许的。

    所以,帕夏的处境还真是堪忧,不光要应付王后和阿依木的暗害,还得提防邻国的刺杀。

    幸好,乌孙国国王因为景阳,不再对她不闻不问,不光禁足了王后和阿依木,还派了高手保护帕夏。

    帕夏现在是乌孙国的福星,是乌孙国强大起来的希望,属于重点保护对象。

    再加上有景阳留下的人,帕夏公主躲过一次次的算计和暗杀,日子过的惊险又刺激。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阿依木查出有了身孕。

    阿依木不想要这个孩子,更不想嫁给霍加将军。

    但他们民族信奉的真神是不允许堕胎的,这是损阴德的大罪。

    可她就是不想要这孩子,找不到堕胎药,就像疯了一般,又是捶打肚子,又是泡冷水,又是跳高儿……

    各种作死手段,想要把自己弄流产。

    王后很迷信,信奉真神。虽然沾了不少人命,却都是下令让底下人去做,从没亲自动手过。

    所以她不允许阿依木堕胎,强行为她定下了与霍加的婚礼。

    乌孙国国王对这个失去价值的女儿,表现出他冷漠与绝情,觉得用她来笼络霍加,也是最后的一点价值了。

    于是,对王后道:“让阿依木老老实实地嫁给霍加,不然,就去庙里出家吧!”

    王后大哭,但也没办法。

    阿依木是被绑着上花轿的,新婚之夜,霍加并没有因她怀孕而放过她,非常粗暴的度过了新婚之夜,孩子因此也流产了。

    阿依木失血过多,连床都起不来了。

    帕夏听了这消息,微微一笑,不再理会,继续绣嫁妆。

    时间过的飞快,两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大溟的元宵节刚过,景阳就亲自来接亲了。

    乌孙国全国上下张灯结彩,载歌载舞,举国欢庆三天。

    阿依木面色苍白,眸色阴鸷,听着外面的欢快的音乐声,露出疯狂决绝的笑容。

    “东溟景阳,你终于来了!你让本公主等的好苦啊,你是本公主的!你只能娶本公主!”

    她嘀咕着,露出阴测测的笑容。

    从床前的暗格里,取出了一个绿色的翡翠盒子。

    翡翠一看就不是凡品,晶莹剔透,一点杂质都没有。

    她打开翡翠盒子,只见里面有两条白色的虫子。一大一小,像是一对情人一般,依偎在一起,耳鬓厮磨。

    大一点儿的虫子,有大米粒大小,身体上还有不少的绒毛,脑袋的顶端有两颗黑漆漆的眼珠子,看上去就像一只蛆虫。

    小一点儿的要小两圈儿,看起来纤细又温柔。

    “东溟景阳!这对情蛊,会让你对我钟情一生,你会像个奴隶一样,跪在我脚下,乞求我多给你一点爱!”阿依木将翡翠盒拖在手心上,小心的捏起那只大一点儿的虫子,放到嘴里,吞了下去。

    然后,点了点小一点的虫子,“带你去找你的宿主,他的血很香的。哈哈哈……”

    她发出一阵张狂的大笑,将小盒子放进袖子里,去参加宴会。

    宴会上,篝火冲天,烤肉的香气弥漫在空气里,男男女女都载歌载舞、欢声笑语。

    景阳坐在乌孙国国王身边,意气风发,虽然依然严肃着脸,但眼角眉梢都是喜色。

    阿依木一来,乌孙国国王就是眉头一皱,担心她闹事,然后警告的瞪了她一眼。

    阿依木浅笑着给各位行了礼,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深深地看了景阳一眼。

    景阳一下子就警觉起来,怕她下毒,对入口的东西极为小心。

    宴会进行到一半,侍女们端着奶茶上来,给每个客人都上了一杯奶茶……

上一章 目录 强烈推荐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