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上官若离东溟子煜

m.xbiquge6.net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二:08 帕夏死了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溪水的尽头是瀑布,下面是一处深潭。

    “掉到下面去了吧?”

    “还找吗?”

    杀手乙是个谨慎的人,道:“下去找找吧。”

    几个杀手跳下去,没在深潭里找到人,顺着溪流继续找,却看到几处分流。

    几人只好分成两人一组,连溪水分支也仔细找了。

    找到天黑,没有找到人,只好回去复命了。

    王后又派人找了两天,没找到人,就直接宣布帕夏公主病重不治殁了。

    有先前帕夏自己传的得了绝症的谣言,倒是没人怀疑。

    而那个冒充帕夏公主的宫女,则直接替她躺到棺材里了。

    王后怕帕夏公主的生母和乌孙国国王看出什么,直接钉上了棺材,说是那病症传染。

    乌孙国国王对这个女儿可有可无,又惜命,一听会传染,连灵堂都没进,就回去了。

    帕夏的生母倒是闹着要开棺看看,却被王后训斥,关了禁闭。

    帕夏公主病故这么大的事儿,很快就传到了景阳那里。

    景阳心中一惊,帕夏那么有活力,可不像有病的人。而且,前不久他在大街上见到过她,怎么不到一个月就病死了?

    没错,帕夏去偷看他那次,他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她。她那么美艳不可方物,在人群里很扎眼。

    景阳乔装后亲自去查,偷偷开棺,发现里面的人不是帕夏。

    帕夏宫里伺候的人都要陪葬,都关在一个空置的侧殿内。

    景阳抓出一个来审问,才知道帕夏是去找自己了,一直没回来。

    于是,他就顺着道路找过去,在山林里发现了许多狼的尸体。

    脸色越来越冷,“在这里出事了!”

    韩潇在山林里发现了痕迹,道:“王爷,这里有痕迹!”

    “找!”景阳走了过去。

    帕夏失踪了十天了,很多人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恐怕找到,也是一具尸体了。

    景阳循着痕迹进了树林,来到帕夏被打下悬崖的地方。景阳没有犯傻的直接从悬崖上跳下去,而是借助飞虎抓,下了悬崖。

    站在那溪水边观察了片刻,最后还是决定先顺着溪流找。

    不管帕夏此刻是死是活,从那么高的地方落入溪水,当时肯定是晕着的,肯定得被溪水冲走。

    若是中途醒来上了岸,也会留下些痕迹。

    到了瀑布下的水潭处,然后顺着溪水往前走。主流很宽,视线很好,若是有人很容易被发现。

    这山里的情况,当初攻占西戎的时候,景阳就派人仔细勘察过,拿出地图分配任务。

    景阳派两个人顺着主流走,其他人四人一组,重点找每条支流。

    景阳顺着一条地形最复杂的支流找,没走多远,就发现,溪水竟然流进了山洞,非常像穿山而过。

    韩潇道:“这条水道当年也派人进去勘察过,但里面一片漆黑,礁石又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只能往前走百余米,帕夏公主应该不会被冲进去的。”

    山洞里面乱石林立,不管是水里还是洞顶上,到处都是礁石,一根接一根,除了水之外,任何稍大一点东西都无法穿过水道,更不用提人了。

    但是,景阳觉得杀手肯定能找的地方都找了,这都认为不可能的地方,倒是最有希望的。

    “进去看看!”

    说完,轻轻一跃,便跳入水中。如同一尾鱼,游向山中的水洞。

    韩潇和另外两个侍卫也轻巧的跃入水中,紧随在景阳的左右。

    山洞里越来越黑,景阳摸出一粒夜明珠,用来观察礁石阴影里的情况。

    一路往前,越来越难,里面礁石间距越来越密,奇形怪状,又乱又密。水里的东西,很容易就会撞在礁石上,或者被礁石卡住。

    景阳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他有预感,帕夏或许就在对面等着他。

    他在水中,身姿柔软如同一尾游鱼,凭借灵活的身形,以极快的速度,穿过了成片的礁石。

    韩潇和几个人高马大、骨骼较硬的侍卫,可就困难了,不得不停下来,用内功,轰碎拦路的石头,才能顺利过去。

    这样以来,就减慢了速度,失去了景阳的踪迹。

    越往里,水越深,拦路的石头也越多,水面离洞顶也越来越近。

    景阳能出来换气的机会越来越少,山洞上面都是锋利的石头,一不小心就会撞个头破血流。

    景阳每一次换气都特别谨慎,速度也慢了不少,游了很久都感觉累了,却仍旧没到水洞的尽头。

    估计得游了一天一夜了,景阳从水里钻出来,倚在礁石上休息。

    景阳有七分肯定帕夏是被水冲进了这条水洞隧道,只有冲入这里,那些乌孙国的杀手和暗卫才会找不到人。

    只是,他不能确定帕夏是生是死。

    隧道内水流湍急、危险重重,帕夏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又受了重伤,突然被水冲进来,能活下来吗?

    “希望你还活着,不然……”想到帕夏可能会惨死,景阳呼吸一窒,右手不自觉地放在心脏上。

    这种感觉陌生又痛苦,毫无来由。

    他与帕夏只在沙漠里追踪西戎余孽时接触过一次,然后就是帕夏去阳州,他远远的在人群里看了她几眼。

    怎么就对她如此在乎了呢?

    景阳甩了甩头,现在想这些没用,先找到帕夏再说。

    到了这个时候,景阳仍不会想,他找到的会是俱尸体。

    心中着急,调息了一会儿,恢复了体力,就继续往前游。累了就找块石头靠着调息一会儿,等到体力恢复再继续。

    估计游了三天了,还没到出口,景阳觉得这水洞隧道是顺着山脉走的,有可能转入地下河,再也出不去。

    帕夏若是真被冲进来,真得能活下来吗?

    景阳产生了退回去的念头,但是没有游到尽头,他终是不甘心。深吸一口气,再次潜入水中。

    不知游了多久,渐渐的见到了些光亮,颇有一种要重见天日的感觉。

    外面情况未名,景阳不敢放松,反而更警惕了。

    一缕阳光,穿过石头缝隙,照进水里,景阳见到了希望,一扫之前的疲累,加快速度往前游。

    他能幸运的在这里找到帕夏吗?

上一章 目录 强烈推荐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