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山深不吟赏

m.xbiquge6.net

关灯
护眼
字体:
终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一场人族与魔族的战役以人族将魔族全部覆灭为结局。参战的人结束之后实力都跌了一个小境界,没办法,最后那个阵法抽空了所有人的灵力。

    要不是有云辞先前给的万年灵草,大伙从头再来都不是说说的。

    龙君感应到女儿出事,从海上赶来,却被那烦人的阵法挡住了。等阵法没了,什么也没了。

    姜庾自我消沉,直接指着天开骂。把天虞宗的众长老惊得,唉哟小祖宗,一个小祖宗已经没了,你可不能再有事啊!

    魔族尽数覆灭,飞升之地也被“云裳”给放了出来。

    一个月后,就陆续有人飞升了。这里面有四神兽族的,有各宗的长老。还有一些压制修为的人也纷纷破境,飞升了。

    韩灵照回了宗门才发现云辞的养父母也不见了。好似云辞的存在就像一场梦,梦醒了,都不见了。

    龙君也用灵灯在天地之间寻了,没有云辞的气息,没有她的魂魄。这下,龙君真的伤心了,对天下宣布,青龙一族将不再守护天下。

    这天下自有天道守护,他们这些神兽牺牲的太多了。就到此为止吧。

    谁的家谁守,他只想保护自己的家人。

    姜庾却在满天下的寻找“云裳”。云裳最后的声音根本就不是她的声音,一定是这个变故才害得云辞离开。他要找到云裳,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后来的一日,姜庾到了北大陆,到了他们曾经到过的雪原上。做了一个梦。

    空荡的殿宇里有一张高高的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女人。姜庾走近了看,发现样貌有些熟悉。

    便在这时,那人开口:“姜庾。”

    “是你!”一开口,姜庾就听出来了,是最后的“云裳”。

    “是我。你有什么想问的?”那女人一头如绸缎般的青丝用一根发簪简简单单的挽起,背后的长发一直垂到椅子上。说像云辞,像云裳,倒不如说云辞与云裳像她。眉目如画,美不可言。

    “你是谁?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云辞呢?你和云辞,云裳是什么关系?”姜庾太想知道答案了。

    “我,我是倾漾。青央是我的恶念,那时候有斩恶念修炼的法子,青央吞掉了其他人的恶念,凝聚成人形。”倾漾神色平静。

    “原来是你造的恶果!你的恶果凭什么让云辞来承担!”姜庾恨不得冲上去杀了这个女人给云辞报仇。

    “我的恶果我承担了啊。”倾漾皱眉,在姜庾一副要吃人的眼神下继续说。

    “我杀过一次青央,结果天下魔气太多。又一个青央成型了,这一次青央化作男人。她就是这样,一定要跟我作对。”

    “你们可真恶心!”姜庾忍不住鄙夷。

    倾漾皱眉:“天下万物有利既有弊。我们在发现斩恶念会生魔之后就停止了这种修行方法。我们所有人都杀过自己的恶念。但魔已生,斩不尽。于是我们便飞升离开,想带走自己的恶念。”

    “你们可没带走。”姜庾的语气全是鄙夷。

    “恶念不走,我们也没法子。但我们离开,再回去也会受到压制。所以我们便商量了法子,造一个除魔者出来。”倾漾并不恼,慢慢的讲述。

    姜庾有些吃惊。又想起云辞的修为提升的太快太快。如果是人为的,倒也说得过去。

    “可为什么是云辞?”

    “不是云辞。”倾漾提起这事也有些无奈。

    “千年前,我们制造了芙蓉,那时候云裳都在了。我给她下了命令,要她带着我的精血去寻一户有孕的妇人,陪着除魔者的成长。

    可云裳在下落的过程中,被云辞的魂魄碰上。我是仙人,仙人的血加上青龙的魂魄,云辞直接就凝练出人形了。

    也正是她这一碰,把芙蓉给碰歪了,连带着她自己也飘荡在星空之中。

    还是后来,落在华国那个世界的云裳察觉到我的精血在附近。这才带着云辞回到了原本该在的地方。”

    “所以,云辞是受了你的恩,这份因果也是她自己找上的。”姜庾有些难以接受,“可为何一定要云辞死?”

    “没有人要她死,是她自己选的。”倾漾这时候神色里才流露出一份心疼,“我让她知晓了来龙去脉以后,就在云裳身上同她一道除魔。原本的计划里根本不需要她死。”只需要用血压制住青央,剩下的她来处理。

    “云辞属于青龙的记忆被我的精血压制,她一到了渡劫境,我的精血就掩盖不了她的记忆了。青龙一族本就守护天下,它们的血脉里有许多秘法。”

    姜庾已经满脸泪水,想起来这倾漾是仙人,便哀求道:“有没有法子救云辞。”

    “云辞是献祭了灵魂与我一起除去那个世界的魔族。若是一般人,必然魂飞魄散。”倾漾不紧不慢的说。

    姜庾眼睛却亮了:“云辞呢?她是青龙!”

    倾漾笑了笑:“她是青龙,自有天道庇护。神兽守护四方,天道都看着。所以给云辞留了一线生机。”姜庾激动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只听倾漾继续道:“还有云裳,千年了。云裳虽然也是我的精血所化的器灵,但有灵便已脱离死物。她用她的灵护住了云辞的一魄,还有天道护的一魂。都在这里。”

    倾漾取出一颗紫色的珠子递给姜庾。

    “这是?是芙蓉上的?”姜庾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

    倾漾颔首:“去吧。我在天界等着你们。”

    “仙长!云辞的养父母呢?”姜庾忽然想起来云稹与唐素挽不见,便问了出来。如果有人知道,那就只有倾漾了吧。

    “你问他。”倾漾不答,反而在虚空中一拉,拉出来一个人。

    姜庾一看,竟然是扁缺。

    “云辞提的要求,让倾漾仙子送他们回华国。”扁缺看着姜庾,眼神里满是愧疚。

    “好,云辞知道就好。”姜庾说完向眼前的两人行礼致谢。

    “去吧。”倾漾挥挥手。

    姜庾睁开眼睛,看着遍地的白雪。闭了闭眼,原来是一场梦。接着便察觉手心里有东西,抬起手,把手心里的东西转出来,竟然是颗紫色的珠子。

上一章 目录 强烈推荐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