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我家太子妃超凶的

m.xbiquge6.net

关灯
护眼
字体:
018 悲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故人重逢,顾清风与张衍都十分高兴,没想到有生之年,还有机会能与他们重会。

    俩人将众人迎接到城主府,热情摆宴招呼。

    而另一厢,老大王的后院起火了。

    先是那依照大王指令前去训诫太子殿下的小太监哭爹叫妈回宫,将太子的话原原本本一字不差口述给大王。

    紧跟着大王新宠的李贵妃就出事了。

    一群黑衣人连夜杀到李贵妃的寝殿,将人从里面拖了出来。

    虽然大王派了许许多多护卫保护李贵妃,可李贵妃依然被人从寝殿里拖出来。

    虽然经过一连串抢救,李贵妃性命无忧,但她却着着实实被人群殴暴打了一顿。

    这事儿谁干的,都不用脑子去想就知道……

    大王气得不行,火速前往中宫锦阳殿,原本想训斥赵后一顿。

    没料到正好撞见自家老娘在场。

    训斥王后不成,反被太后娘娘打了一顿轰了出去……

    于是这笑料一夜之间传的街知巷闻,大王气的连续三天没上朝。

    到了第四天,孟太后的驾辇刚到大王的宸宫门口,老大王就吓得偷偷从后门溜出去,乖乖上朝去了。

    李贵妃这顿打就成了白打,据说贵妃娘娘气得心绞疼,在自家珠花宫里躺了足足有七天都起不来床。

    还得天天用小鸽子汤煨着,一日三顿的补。

    事后,赵后还找了个由头,让人前去珠花宫又训诫了李贵妃一顿,罚了半年的月例。

    至此,老大王就消停下来了,没敢去找王后理论,只能偷偷用私房钱接济着心疼的李贵妃。

    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汇集成资料传到墨玉手上时,某人就只淡淡扫过一眼,便扔在一旁不闻不问了。

    倒是乔林小同学,把这些八卦当故事看,看得高兴时哈哈大笑还拍大腿。

    大王真是十年如一日的怂啊!

    “你说你娘亲这么厉害,为啥不将后宫那些莺莺燕燕们都赶出去呢?”乔林百思不得其解地问道。

    墨玉仰头望天,想了想说道,“可能是看我父王可怜吧。”

    这货身为北墨大王,平素也没啥大的爱好,就这点喜爱美人的爱好了,他娘瞅着可怜,不想抹杀他那点爱好?

    “他们的相处方式可真奇怪。”

    要说大王和王后感情不好吧?这几十年处下来怎么可能没感情。真遇到什么危机,大王第一个想的还是赵后。

    要说大王和王后感情和睦吧,却三天两头争吵,大王时不时被赵后气得气血翻涌……

    “咱们可别像他们这样。这样相处真得不好!”墨玉伸手推了下小姑娘的额头。

    乔林点点头,随即回过味来,瞪圆眼睛瞅着她,“咱们?”

    呸!

    “嗯,咱们得像大哥大嫂那样处着,这才是正常模式。”墨玉随手取了杯茶水塞到她手里,“喝完茶就睡一会儿吧。”

    乔林不由被这货给气乐了。

    谁跟你处着,处你妹的处。

    “说起来,我们这一路上也走了两天了,倒是真没看到有什么尸傀。还有你说的那亡灵村,还在前头么?”

    “你不是要绕路巡视么?按照你给的巡视图,咱们最起码要绕十天半个月的路。”墨玉歪了歪脑袋,冲她眨眼轻笑。

    “你说嫂子这是啥爱财情结。她都离开这么多年了,这次回来,为啥非得所有产业巡视一圈?”

    这些不能搬去神州的房产地产,难不成巡视完发现有问题,她还想留下处理。

    乔林瞪了墨玉一眼,“就算离开几百年,是我姐的就是我姐的!我姐可以不要可以送人,但别人却不可以抢!”

    “我得替我姐好好审审人,看看到底有没有人在姐姐背后阳奉阴违,哼。”

    当初交付这些产业托人看管时,找的可都是些老实人,这么些年过去,也不知道他们之中有没有人已经变质。

    乔木之所以让妹妹前去巡视,最主要的是想让她去观察一下人心。

    这本身也是一种复杂的人生历练,乔林此时却还未能会意姐姐的意思。

    乔木对这一对弟妹也算是煞费苦心。

    “噢。”墨玉点了点脑袋,相比起单纯的小林儿,这货就想的比较多了,心思稍微转呀转,就大概能猜到自家嫂子的意思。

    看来大嫂是觉得,小林儿经过这些年历练,还是太心思单纯了。

    “笃笃笃。”有人轻轻敲了下他们的马车车窗。

    小林儿掀开帘子一看,只见一名低眉顺眼相貌妍丽的女子,跟在马车旁快步走着,小声说道,“殿下,我家公主背部伤口又裂开了,请求可以稍微停一下,让御医官代为处理一下伤口。”

    小林儿侧转身看向坐在一旁的墨玉。

    后者微微挑了挑眉,淡淡点了点头。

    小林儿好奇地朝窗外望了一眼,只见一名女医官微微欠身,随着那位名叫青罗的婢女上了怀珠公主的马车。

    “她这是干嘛呀。”乔林一脸好奇宝宝的表情,“我看她这是想套路你吧?”

    墨玉唇边浮起一丝好笑,“哦,依你之见,她想套路我什么?”

    “估计一会儿她那婢女又得来找你了。”乔林眼珠子一转,笑嘻嘻地说道。

    果不其然,片刻过后。

    青罗梨花带泪地又跑了回来,跪在墨玉的马车外边,轻声涕泣道,“殿下,公主的伤势十分严重,那位梁医官说,若是没有玄级以上的止血膏,公主这背部的伤势还得扩散。”

    “你告诉孤这些,是想要让孤做什么呢?”墨玉坐在马车里,面儿都不曾露一个,只有那淡淡的声音传了出来。

    冷淡的叫青罗丫头身子忍不住微微抖了抖。

    “孤是大夫么?你告诉孤,孤就能治疗了??”墨玉的声音一寸寸冷了下去,“既然治不好怀珠公主,就把那梁医官拖下去处置了吧。”

    青罗身躯抖了抖。

    原本站在一旁吃瓜的梁医官,猛地吓了个哆嗦,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乔林看这一出戏,差点笑出声来。

    这货连忙用两根小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轻咳两声,伸腿轻轻踢了下身边的墨玉。

上一章 目录 强烈推荐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