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校花的近身王者

m.xbiquge6.net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八十六章 还他一个公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雨中少年。

    鲜血弥漫。

    这时候的陆沉,早已没了开始的张狂跋扈。

    手心颤抖,

    望着,周围十余楚门弟子,以及,红袍儿看过来的仇恨目光,

    他心头不断跳动,深吸口气,强行让自己镇静下来。

    所幸,

    能做到文堂首席文将,他这一身功勋,虽说只是军功,但也是见过大大小小场面,很快便平静不少。

    “你们,别看我,”

    “这小子,他是自杀的,”他微微抬胸,字正腔圆:“我以前也有些怀疑四皇子死的蹊跷,不过,刚刚这小子用行动向我证明了。四皇子也确实是自杀,好了,楚枫,四皇子的事,你是无辜的。”

    所说的话,于开始天壤之别。

    不过。

    楚十一以死相证,被他说得,如此轻松?

    四周目光,只盯得陆沉头皮发麻。

    他中指抬了抬金丝边框眼镜。

    随后,便有些慌张道:“既然已经证明楚神将清白,那我,也先走了。”

    挥手之际。

    一辆大奔,自远处而来。

    陆沉有些迫不及待,

    等老子上车!

    这大奔是特殊定制,车窗硬挡一梭子七毫米弹药绝无问题。

    只要等他上车回文堂,

    今天,二皇子,大皇子被楚枫击杀的事情,可以秋后算账!

    视频?

    你以为视频不能剪?

    老子只把他们中枪的画面剪进去,随便说几句话,照样能把矛盾,全部集中在你楚神将头顶。

    北欧那位皇的震怒,中原乃至世界舆论的压力,

    你承受得起?

    至于那个拿刀的红眼傻狗?白死而已。

    “走。”

    等到上了大奔,他陆沉终于露出阴狠笑容。

    “回去把你的权限彻底压了,百夫长?抱歉,杀了两位皇子的罪名,我文堂可以给你压成伍长,压成一个兵!楚神兵,啧啧,听着真舒服。”

    轰!

    那大奔车,猛地停滞。

    陆沉重心不稳,惯性使然,猛地撞击在前方座位上,

    价值以万计的金丝框眼镜瞬间破碎,镜片在他脸上割出伤口。

    “你怎么开车的?”

    “不,不是我......”只见那司机,看着眼前,面露惊恐。

    前方。

    一块儿比车子还大的墙面,不知什么时候,从天而降,挡在大奔面前。

    陆沉心中仿佛被石头堵住,呼吸困难至极。

    下一刻。

    他却只见到,那足以挡住热械的防弹窗,被修长五指,如戳白纸般戳入,

    而后,车窗硬生生被拉下。

    楚枫平视。

    陆沉瞪眼,恐惧到了极致,不断后退,用尽最大力气大吼出声:“楚神将!!!全城都有监控,你开始打我已经是以下犯上,我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追究,现在,你还敢对我出手??”

    “楚枫,你,你欺人太甚!!”

    言之凿凿。

    似乎,他才是被欺负的那个人。

    楚枫忽然笑了。

    陆沉瞳孔猛缩:“你笑什么!!”

    大雨淋漓,一道天雷划过,照耀得他面庞微微发白。

    “我若想让你死,随时可以。”

    楚枫徐徐开口:“比如,走路上被路杆砸死。”

    轰——

    背后,那已经烧毁的灯杆,轰然倒塌,水花四溅。

    “比如,喝水噎死。”

    楚枫抬手,眼前那些雨水,竟全部汇聚在他手上,时而化作刀,时而化作利箭。

    陆沉只觉得背后直冒冷汗。

    这,这他吗是什么手段??

    一语成谶,言出法随?

    彼时,白衣白发,喃喃开口:“再比如,被泄露的车油,给炸死。”

    “啊——”

    陆沉闻言,惊恐怒吼,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扒着破碎车窗,用出平生最快的速度,翻了出去,落在地上。

    轰——

    霎时,背后的大奔车,被烈火吞没。

    烈火中,陆沉傻眼,顾不得去擦额头上的血迹,倒在地上,步步后退:“别,别过来!别杀我!”

    楚枫面露讥讽。

    昔日文堂首席大佬,挥斥方遒,杀人于无形,决胜于千里。

    上下将门,许多人见了他都会不服,但不得不,恭恭敬敬喊一声‘陆将’?

    如此男人。

    如今如一条狗一般,一手抹一个泥泞:“别杀我......”

    他觉得自己还是冲动了。

    文臣以笔诛心。

    他还是应该就在那千里之外的文堂,置之死地,绝不让其后生!

    “杀你太简单了。”楚枫回望东方,目光穿过楼兰城,穿过那阵阵烽火大关,落在一处大殿之内。

    “我会让袁绍,你,还有......文堂坐着的所有人,在这里,向着死去的人,跪下来磕头认错。”

    轰隆——

    陆沉脸色雪白。

    不过,心生喜悦。

    听楚枫这话,现在不会动他?

    哼,等我回去,万般手段,你小子死定了!

    楚枫嘴角咧开,忽然自上而下俯视,脸上戏谑:“楚某真想爬上去,你觉得你一个文堂,加上那林凌天,压得住?”

    陆沉死死咬牙。

    爬不爬的上去,不是靠嘴。

    纵是你风华绝代,打下三百里江山,到头来,也得老子文堂脸色!

    眼睛转了个圈,陆沉深吸口气。

    “哼,压不压得住,老夫拭目以待。”

    他双拳拽紧,从地上爬起,冷哼一声,朝着城门走去。

    陆沉算是摸清了。

    楚枫现在似乎不想杀他。

    所以他才会说出‘拭目以待’,这是激将法。

    既然现在你不敢直接动我,......休怪日后,老夫不给你丝毫机会,打压得你,彻底抬不起头。

    尽管双手颤抖,不过,他依旧抬首挺胸,大步向楼兰城关而去。

    “偶像,真这么放他走?!”一品红粉拳拽紧,愤意难平!

    白衣回首,笑容苦涩:“我不是不想杀他,但,我若杀了他,那小子辛辛苦苦半个月,做的这些,不就白费了?”

    十一的血,不能白流。

    南楼兰,

    楚门九百九十九台阶上,竖起数百石碑。

    一排排石碑冰凉。

    多数,都是空冢,更多的,则是楚门弟子一件或两件信物,

    山门之下。

    多了一座将军冢,多了两块儿青碑。

    他叫楚十一。

    她叫胡婷。

    楼兰南关。

    刚刚走出城关的陆沉,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随后,满脸冷笑:“我,赢了。”

    “楚枫!区区蚂蚁,想爬我头上,我陆沉,就是你的天,我倒想看看,你拿什么爬??”

    只要让他出城,等于虎归山,

    这天下,还不是由他文堂,挥斥方遒?

    今天能建立武门打压将门。

    明天就能捧起那世间战神,压得你出不了气!

    陆沉哈哈大笑之际。

    却不见,

    楼兰东部,由一辆红旗长车,背后皆是洋洋洒洒,统一装甲守护,顺着雨天涌入。

    仔细一看。

    开车的人,是镇北大将军,顾河。

    车后的一排排统一甲车,涂装尽黑,这不是对外的野战部,而是......镇内的,御林军!

    若是陆沉在这,一定会惊恐不已,

    什么样的人,能让大将顾河,当司机?

    让那随时‘先斩后奏’的御林军,当做护卫?!

    年纪轻轻如顾河,踩着油门,脸上非但没有委屈,而是尊敬:“大人,这下着雨呢,您等等,我进去叫楚枫出来见您。”

    “去你的。”那老者怒骂开口:“这世道,已经让国祚以来数一数二的功臣寒了一次心,你还想让他寒心第二次?”

    老人对着顾河吹胡子瞪眼:“你这小龟孙倒好,还偷偷在在楼兰外就见了他,还不告诉老夫!!”

    “哈哈哈。”

    顾河嘿嘿:“我冤枉啊,我也不知道您老来了啊,要是知道,哪还会不先告诉您?”

    “快点,快点,”老人怒骂:“老夫跟徐海争功的时候,你丫的还没出生呢,就算现在老了,但还没老到雨都淋不得。”

    顾河闻言,脑海似乎勾起了那段历史,目中的尊敬之意明显。

    ‘守南’徐海。

    那位徐家的退休老人。

    曾几何时,是让整个华南边境,数国颤抖的大佬。

    而,

    数十年前那个时代,才叫一个风云四起,人才辈出!

    乱世造英雄。

    数十年前的乱世,要说能与徐海争锋,甚至小小压他一头的,后面这位,绝对敢站出来。

    要知道,别看近年,北方太平,

    当年的北方,可是打得比南方还凶残。

    而如今的北地太平,也是某个与徐海一样的乱世枭雄,带着八十万兵马,硬生生走完了那长山岭,踏完了半个中原!

    北欧野心勃勃,用四皇子和楚枫这两个小人物当借口,就是想诈一诈这位还在不在,

    要不然,怕是再给他北欧十年,也不敢来犯。

    天晓得,

    北欧费尽心思,这位老人还没诈出来,却诈出来个白衣小将,杀穿了他两国三百里??

    这可是大乌龙。

    思绪回转。

    顾河深吸口气:“不行,太史先生,虽然我不喜欢在背后说人坏话,但,顾河今天必须得帮我兄弟打个小报告!”

    “不用。”

    老人抬了抬手,愤愤然:“我又不是徐海那老东西,什么事都不管,这老东西,当年瞒着老子直接退休了,把这些担子都扔给我。”

    当年。

    四海八荒,世人皆探讨,南徐海,北太史,谁会抢下那内院‘一’的序列。

    但......

    谁都没想到,投票前一天,徐海直接宣布退休,连内院都不入,直接让位。

    继而让太史,成了首席。

    “也所幸,老子没跟着徐海退休。”一身正气的老人神色平静,内有寒光,讥笑开口:“文堂?隐门皇族皇子?”

    太平本是将军定,谁说将军不配享太平??

    老人手中,有三个大红色锦盒。

    最下为符,

    居中为旗,

    最上为袍,

    符是龙符,旗是龙旗,至于袍,是金织四爪蟒龙袍。

    “这天下待功臣不公,那,”

    “老夫太史泽,替天下还他一个公道。”

上一章 目录 强烈推荐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