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校花的近身王者

m.xbiquge6.net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八十四章 你压得住三百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日依旧落雪。

    八百甲,兴冲冲地向着楚人皇奔杀而去。

    他们要,斩其首!

    城头,二皇子殿下,仍旧保持着运筹帷幄的笑容,盯着那三万八千甲。

    “绝望么?现在你们回去救你们的主将,已经来不及了。”

    果不其然,他听到了,楚枫的战曲,戛然而止。

    可随后,他笑容稍稍僵硬,望着城外。

    远处,

    一名黑袍红瞳,手中拽着锁链,锁链之后,躺着一名皮开肉绽,生死不知的人。

    红瞳静静盯着他。

    盯得二皇子头皮发麻。

    那锁链后的人是......他的哥哥??

    二皇子惊怒,眯着眼,深吸口气,露出狠辣之色:“没事,你杀我哥,我也杀你哥。”

    他独独不解。

    为何这红瞳,一点都不害怕?

    察觉到什么,二皇子呼吸骤停:“把望远镜给我!!”

    还没等他拿过望远镜。

    双手拽紧,脸色变得煞白,望远镜掉落在地。

    珰——

    一道与之前截然不同的琴声,自远处而来。

    这一次,竟是......带着沧桑,灭绝之意。

    这琴声内,

    所有人,像是被硬生生停顿一秒。

    远方。

    白衣停止了战曲,而后,手指勾弦。

    他的姿势,

    与当初,在古琴幻境内,那皇袍老祖弹奏古谱时,一模一样。

    数千载前,

    九御应龙,传伏羲一琴,传轩辕一剑,传神农一鼎......三皇合一,得以大败魔神蚩尤那所向无敌的军队!

    可,

    世人哪知,

    杀得最多的,不是拿着皇权,浑身金光的轩辕氏,也不是头顶大印,钟鼎互换的神农氏,而是......

    拿着古琴,弹奏古谱弑神,用琴屠杀万万人的......杀皇,伏羲氏!

    一人一琴,打得那蚩尤军队闻风丧胆!

    伏羲琴。

    本身就是......远古时期的,战争收割机。

    彼时。

    白衣只是勾起幻境古谱,第一个音弦,前方,八百号称‘中原武人克星’的金甲骑卫,

    整齐划一。

    被无形音刃,切割地肝肠寸断。

    十里开外。

    扑通。

    二皇子一屁股坐回城头,哪里还有开始的胸有成竹?

    仓皇之余,

    他眼中满是慌乱,以及不解。

    难,难道自己从一开始就错了???

    为什么!

    究竟是为什么!

    明明前日,四岛天皇,带给他一句话——‘注意楚枫’,这难道这不是自己猜想的实锤?

    这句话,不是说楚枫是这个队伍的弱点么??

    哐当。

    一枚屋顶的石子儿,掉落在二皇子头顶,将他砸醒。

    威廉瞪大眼,浑身颤抖,愣了许久,满是凄惨:“原来是这样......天皇,是你坑我!!!”

    亏得高傲的二皇子,不收起护城桥,得以让中原大军更加顺利攻城。

    这一日。

    三万八千甲,杀入三十里大墩城。

    北地延绵三百里,一片飘红,率土之滨尽属中原,再无争议!

    同时。

    远在东方的四岛国境,武库之顶,天皇打了个喷嚏,在收到报告后,愣了许久,神色怪异:“不愧是北欧二皇子,智慧之神。”

    他的意思明明简简单单,小心楚枫,因为这个人很危险。

    没想到,被过度解读成这样??

    许久之后,天皇摇头:“北欧人的理解,一直可以的。”

    北欧皇室,瓦尔哈尔宫城内。

    一国之主,将爱妻摁在身下肆意蹂躏,见其眉宇间的担忧,不由笑道:“爱妻放心,我说过了,我儿威廉,有大帝之姿。”

    “想必一个小时不到,他斩杀那白衣的捷报,就会传过来。”

    果不其然。

    半个小时后。

    等他开门,听到一则报告,整个人僵硬当场。

    只猜对了一半。

    报告确实,一个小时不到就来了。

    不过不是捷报,是......败北报告。

    三十里大墩城,城破人亡,而两位皇子,悉数被俘。

    ......

    举中原欢庆之余。

    临近帝都的,交叉路口。

    楚枫与三万余镇北群龙甲士,整齐划一停下脚步。

    眼前,同样一名三十岁,志气昂扬的男人,微笑伫立。

    北将顾河。

    他已经等了很久。

    这位镇北军统率,憋了许久,才说出一句话:“漂亮!”

    得到统率认可,三万余人一个个都兴奋不已,可,随即,却出现一片沉默。

    “将军,您别这样!”几名副官着急大吼。

    眼前,只见那白衣转身,朝着他们鞠躬九十度。

    一切尽在不言。

    三万人,迅速让开一条道路。

    这鞠躬,他们不当受!

    眼见着楚枫身边,那红袍儿女子,将虎符交还顾河时,

    三万人齐齐沉默。

    大家知道。

    得和这个白衣将军,分别了。

    “将军,事到如今,我等也先回唐门了。”唐胜朝着楚枫抱拳,得到示意后,便远行离去。

    “教官,我们......”六子有些迟疑。

    “你和曼陀罗,带人先回去吧。”

    孤狼与楚字军两百人,同样上车离去。

    剩下顾河。

    瞥了眼,红瞳儿手里拖着的那两条铁链,他的眼底,略有担心,

    这两个皇子,在战场上杀了其实最好。

    带回来,可能......

    摇摇头,他也没有多问。

    眼前,楚枫拍了拍他肩膀:“这次多谢,我还有事,先走了。”

    见楚枫就要离去,他连忙开口:“楚教官,这就走啦?真不陪我去帝都喝两杯?”

    前方的儿郎,微微站定,笑容带着一丝戏谑:“帝都?”

    随后摇头:“你忘了?我可是二十年不能入帝都。”

    闻言,顾河想起什么,面色微寒。

    说起来,那些人对楚枫的打压,从那次‘二十年不准入帝都’,就已经开始了。

    落日余晖下,他看着那远处破败的南楼兰。

    以及,

    那白衣身后,加起来不到十人的身影,神色间多了一抹悲容。

    诺大一个楚门,曾经的北地第一宗啊。

    打到现在,就只剩下十几人!?

    谁能想到,前面那十几人的低调队伍,正是打遍北地三百里,连拔十六城的......

    凯旋将军?

    “英雄不该如此。”

    时时刻刻被打压!

    所幸,这位白衣护国神将,从未寒心!

    顾河皱眉,随后眉头逐渐舒展:“楚兄弟放心,顾河保证,这次他们想压,也压不住了。”

    其实,出征之前,那楚字军的曼陀罗,悄悄传给了他一份文件。

    上书......

    六年来,楚人皇在外做的所有功绩。

    镇杀南境边缘三大毒枭,将那些团伍,连根拔起。

    为救孤狼分队以及中原一名医学博士,又杀上四岛,杀得十二大护国忍刀,只剩两人,顺带着找那天皇,喝了杯茶。

    星条国,南境国,北欧......

    文件一一列举。

    这些功绩,足以让本身就封神将的楚教官......

    一举封正将,与文堂那些人,并肩对视!

    而。

    这还不止,

    这一次,

    楚人皇连拔十六城,斩杀三十余万,如此护国功绩......怎么封?!

    他注定不凡。

    三百里的战功,你文堂想压,压得住?

    顾河笑了。

    笑那文堂文将,功勋满佩,但......基本都是军功。

    而楚兄弟所罗列上的,无一不是战功,哪怕是拿出一条,都能让无数文将眼红!!

    军功战功,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顾河回望山河,带着欣慰。

    他已经将这些战功一一整理罗列,并且,直接跳过文堂,全部上书,交由内院,由他们定夺!

    “有些人欠你的,这次,该还了!!”

    霎时。

    背后传出一阵啜泣声。

    顾河一愣,回头之时,却见那名副官眼睛红了。

    他哈哈大笑:“哈哈,怎么,一个个都是大老爷们儿,还舍不得了?”

    扫视一圈,他看的心头喜悦。

    别说那些文将了,就是他自己,战功也很少很少。

    镇北军,这次可是争了口气啊。

    “大,大将军,”那副官捏了捏鼻子,有些不好意思:“我们还有机会......和楚神将一起打吗?”

    顾河微微一笑。

    背对这山河:“不知道。”

    就算那位白衣想打。

    他也不知道对面那两个泱泱大国,还有没有勇气打?

    求订

上一章 目录 强烈推荐 下一章